棉花糖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超级海岛大亨 > 正文 第1514章 案发
    k对这里的一切都已经了如指掌,他知道出门的右拐第五个门就是江诚的房间,但是写完经过一个摄像头,这个区域没有死角,他必须让这个摄像头断电,不然自己的身影就会被录制下来,以后就不能继续潜伏下来了。

    k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把手机收起来然后嘴角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原来k在白天对这个摄像头的线路也做了手脚,用手机制作了小心断路器刚才他打电话的同时,这个摄像头已经雍瘓了。

    k慢慢的探出头,手中已经多了一跟很细的铁丝,发现整个楼道没有一个人,k轻手轻脚快速沖到江诚房间门口,然后把铁丝插入锁孔,轻轻一转,锁打开,然后k慢慢的推开门,发现没有动静,于是快速闪到房间里关上门。

    这时候k才发现江诚跟自己预算的差不多正在洗澡,因为浴室里开着灯,影影约约的看到一个裸体男子在晃动,而且还唱着歌。

    k心里想,都死到临头了,还居然唱这歌,那就让你就这样快乐的死去,也是人生一件乐事。

    k抽出手枪,紧紧的握在手里,慢慢的靠近,与江诚的距离越来越近,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而江诚依然放声歌唱。

    再有两米就到浴室了,到时候只要一只手拉开门只手开枪,那江诚非死不可,胜利在望,k嘴角再起上扬。

    就在这时候,传来了咣呢咣的敲门声,k没有考忠的时间,扭头一看看到一个衣柜,快速过去,钻了进去,这里挂满了衣服,k就躲在衣服的后面,尽量放平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因为这样才能很好的把自己藏起来? 与周区的环境監为一体? 才不会被别人发现。

    这是一种忍不,最高境界就是与自然融为一体? 别人即使从身边过去都不会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江诚正在洗浸听到敲门声不耐烦的吼道:“是谁阿?什么时候来不好? 我正在洗澡呢?

    你快穿衣服开门,我有重要事情对你说。江诚听出是鼹鼠的声音? 而且听声音很着急的应该是很严重的事情,不然鼹鼠也不至于气吁呼? 这么紧张。

    江诚快速接去身上? 头上的水,然后穿上浴泡从浴室走了出来,然后直接到门口打开门

    鼠进来坐到沙发上说道:“不好了,那个吸墨文的孩子死了。“鼠表情非常严肃。

    什么? 怎么会呢? 谁找到了他们江诚非常吃惊,因为孩子是让张琳寄存在她家里的。

    这个也不知道,具体情况线素还的调查。鼠回答到。

    就在这时候,江诚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张琳的喂!张琳? 我正要打电话给你呢。

    江诚你听我说,孩子和我妈妈在一起? 我妈妈当时在做家务,回头就发现孩子死了。我妈也吓量了。“张琳颤抖声音有点哽咽。

    那别的人没事吧? 你的孩子呢?“江诚赶紧追问到因为江诚知道张琳也有个孩子,会不会被人错。我的孩子前几天被我老公带到区外去了。好我知道了? 我这就带人去查这件事件? “说完江诚直接挂了电话。

    鼠你去忙你的吧? 这件事情待会我找别人和我一起去查,你就不用管了。“江诚吩咐着鼠。

    好的那我走了,你多加小心。“鼠转身出了江诚房间随手关上了门

    江诚来到衣柜前面,取了几件衣服,然后重新关上门,而k就在衣服后面闭着眼睛,屏住呼吸,静静的呆立在哪里,但是手中的枪口是对着柜子门的如果江诚发现了他,他也就要开枪了,为了自保到时候自己就暴露了。

    所幸江诚没有发现k,k还是安然无恙的待在衣柜里k感觉自己的忍术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

    江诚穿好衣服拿上东西,走出门,把门锁了,来到王华的房间,敲了很长时间的门,就是没入开门打电话居然关机。

    江诚纳闷这王华去哪里了呢,房间灯都是开的怎么没有人呢,其实江诚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死在这个王华的枪下,这个王华在敌人那里是k,还有个王华的身份。

    高速公路上,一辆越野车车身线条流畅,速度之快车中的人薄唇紧抿成一条线,目光町着路况,不断的超车,车子的轮胎也因为急转弯而与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就在这时,放在车柜中的手机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知道他电话号码的人并不多。

    k的眉头皱了,空出一只手打开了车柜,从里面拿出了手机,没有看备注,直接接通,车子的速度不减,在路上疾驰。

    喂?

    王华,你现在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江诚略微低沉的嗓音,带着电流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质感。

    k踩着油门的脚突然一顿,再抬头时,眸子有些发墨,“我在圆所,有什么事情吗?

    “可是你更像是在公路上,我听到汽车的笛鸣声了。“江诚不相信,出声质疑道。

    k呵呵笑了两声,可是眼里却没有一点温度,“这个所离公路很近,所以听到笛鸣声正常。

    江诚即使是不相信王华,听到他这么说也不好再质疑什么,“我没事,挂了。

    接着,就是一阵忙音。

    k把手机往副驾驶座上很一硬,眉眼之间尽是戾气。

    江诚现在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怀疑他了。刚刚打来的这一个电话就是最好的证明。他知道,江诚方才铁定是不相信他的。

    想到这儿,k就压抑不住xiong口的烦躁扯了扯墨色的领带。

    驾车前往江诚的地方。

    江诚与暮雨在案发现场,地面上还有用粉笔画的尸体的轮廓,现场得一切东西都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而保留了下来。

    署那边已经派人来勘员过来,一无所获。死者死亡的位置恰好在正联邦,暮雨,你照着画的轮廓躺下去。“江诚漫不经心的说道,语气都是淡淡的,好似在跟他说明天的天气预报一般。

    暮雨训训的摆了摆手,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我这么期下去会破坏案发现场的,再说了死者是个两岁小孩,这差距江诚“可”了

    署的人已经来过了,而且就叫你躺下去又没叫你干嘛,顶多蹭掉了粉笔灰,能有什么破坏?再说了不都是人?

    这讽的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