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从匆匆那年开始 > 正文 第五十章:汇合
    老杨回来后,急忙向几人说了事情的经过,几人神色各不相同。

    只见俩个男人都是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汉奸终于死了,虽然不是死在我们的手里,但是也算是为同志们报仇了。”

    那个女人此时是神色复杂的看了王默一眼,此时的王默已经取出了弹头,正在被包扎。

    那个女孩是好奇的眼神,只有老者皱着眉头看着王默,想了想说道“从老杨的描述中,可以确定他们的火力非常强,这不像我们的人干的,我估计这个人是军统的人。”

    “你说他是狗特务?”那个女人一听王默是军统的人,充满仇恨的眼神看着王默。

    俩个男人也是皱着眉头,估计也在后悔救了王默。

    老者接着说道“大家不要多想,既然救了,就不要胡思乱想,而且看他的年龄也不大,也许手里没有沾我们同志的鲜血呢?”

    几人听了老者的话后,女人和俩个男人都相继出去了,老者问道“小梅,他的伤势怎么样?”

    那个女孩说道“他主要是失血过多,子弹并没有伤到要害,现在主要是看他晚上会不会发烧,我们这里没有特效药,所以就看他自己能不能撑过去了。”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辛苦你在这里看着他了,他们几个估计也不会过来照看他,如果他醒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嗯,好的”

    昏迷中的王默,此时正在做一个梦,梦里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中,正在和祖妍一起吃饭,过了一会突然祖妍的面容变成了一个中年女人的样子,满脸是血的正在问着王默“小默,你给我报了仇了吗?”

    紧接着就是一个个的人出现,有以前的同学,还有这些年来自己杀掉的人,最后是小武笑着站在王默面前,嘴里说着什么,但是王默努力去听也没有听清小武说的是什么。

    “小武”

    小梅本来正在一旁看着书,突然听到了一道声音,她发现是王默醒了,急忙过来问道“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王默睁开眼睛,看到是一张不施粉黛清纯的脸,此时正面色着急的说着什么。

    过了一会,王默的感觉才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他想要起身,突然感到一阵剧痛传来。

    “你不要乱动,我现在去叫人。”

    说完就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了,王默看了看四周,知道自己是被人救了,抬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纱布,还有四周的环境,王默皱了皱眉。

    王默挣扎着,从空间中取出了口服的抗生素,费力的吃了下去,整个动作做完,王默的头上已经是一头汗了。

    躺在床上王默苦笑着,心里想到“没想到自己刚刚穿越过来就差点光荣了。”

    不一会,脚步的嘈杂声传了过来,王默转过头看到刚才的女孩和一个老者进来了。

    老者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感觉到轻微的发烧。

    “放心,你现在安全了,放心在这里养病好了。”看着和蔼的说道。

    王默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和老者笑了笑,紧接着就又昏迷了过去。

    王默又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那个叫小梅的女孩给他喂了稀饭。

    这个时候王默已经有了许多精神了,而且也可以下床活动了,虽然每一次的活动都非常的疼。

    中间乘着没人的时候,王默又给自己吃了抗生素和止疼药。

    闲着无聊王默就和小梅聊了起来。

    “是你给我做的手术?”王默问道

    小梅天真的说道“是啊,这里只有我会做。”

    听了小梅的话,王默心里一阵琢磨,现在他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里不是汉奸的据点,不知道是国党内的人还是红党的人,这个年代可以有条件做手术的只能是军统、中统还有红党的地下组织,其他人也没有这个实力,而且还这么隐蔽。

    王默听了小梅的话后,好奇的问道“那我得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你今年多大了?”

    小梅听了王默的话,急忙摆手说道“不用谢,听杨大哥说你是抗日的英雄,我救你也是应该的。我今年22了。”

    和小梅聊了一会,王默就确定了,这里是红党的地下组织,因为有一次小梅说话,说出了同志,这个年代也只有红党的人会这么叫自己人的。

    晚上的时候,那个老者和那个女人还有救他的那个男人进来了。

    老者还是笑着问他情况,但是那个女人和男人站在一边是面无表情,而且一进来就分开站位,王默看到他俩的站位,就知道人家和估计差不多猜到他身份,不然不能这么提防自己。

    “小伙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老者看着和蔼可亲的问道。

    王默看了看把自己夹到中间的一男一女,也笑着回答“谢谢你们救了我,要不是你们,估计我现在不是死了,就是落在日本人的手里了。”

    老者几人对视了一眼,试探的问道“能说说你是怎么受伤的吗?要是不能说也不打紧!”

    王默挣扎的坐了起来“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估计现在全上海的人都知道了,这次我是奉命刺杀丁默群的,没有想到刺杀成功的最后,我受伤了。”

    听到王默没有一点隐瞒的说了他干的事,几人稍稍放下了心,对于王默的来历,几人也没有问,当然王默也没有说,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但是谁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又在这里住了几天后,王默的伤势好了许多,他就准备去和六子几人碰头的地方了,他们等了自己几天,估计再等下去就会以为自己已经牺牲了。

    当王默提出告辞的想法后,老者也没有阻止他离开,倒是那个女人欲言又止。

    王默对于自己手里的枪没了,也没有多问,他知道肯定是被几人收起来了,反正自己空间里还有好几把手枪。

    在走之前王默还是准备捅破这层窗户纸,既然确定了对方是红党的人,而且自己也正想着怎么接触红党的人。

    “老爷子,不瞒你们说,我是国民政府军事调查局的人,这次也是奉了上峰的命令行事,感谢你们救了我的命。”说着王默举手向几人抱拳。

    几个人一听王默的话,心里还有些紧张,因为王默已经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了。

    “对于你们的来历,我也大致清楚了,请你们相信我,虽然在这个时代,承诺是最没有用的话,但是还是请你们相信我。”

    王默郑重其事的向几人说着,而且他看到那个男人已经把手放在了后腰上。

    “而且我的手上并没有染你们人的血,我是民国26年加入的军统,那个时候俩党已经合作了,等打跑了日本人,也许我们还会共同治理这个国家!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就去重庆找我,我叫王默,相信你们能够找到我的,告辞了!”

    说完也不管几人的神色,王默就匆匆的走了。

    等到王默走了之后,那个女人着急的说道“他发现我们的身份了?要不要”说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举动。

    老者看着王默走了的方向若有以所思道“不用,这个人也许会有大用,但是这个地方我们是不能待了,该转移了,之后我会向组织上汇报他的情况的。”

    听了老者的话,女人虽然有些不满意,但是还是服从了他的命令。

    王默按照印象中,来到了一条渔民的船上,虽然王默身上已经换过衣服了,看不出来受伤的痕迹,但是他的动作还是和正常人不一样,因为每走一步,王默都在承受着痛苦,此时的伤口也许已经渗出血了。

    远远看到王默的身影,在渔船上正在望风的老马,激动的跑上前去,扶着王默,而且还在王默的身后看看有没有可疑人的身影。

    当王默出现在船上的时候,六子和小潘都很激动。

    “你就知道队长你没有事的。”高兴的六子上前扶着王默说道。

    老马看王默没有什么事,就又出去望风去了。

    “这几天你们一直都在这里?”王默问道。

    “没有,我俩是昨天才来的,老马来的早一点。”六子回答道。

    王默听了以后,点了点头,这才坐下,打开了衣服,看到伤口已经渗出了一片血迹。

    看到王默身上缠着的纱布,六子惊慌的问道“队长你的伤势怎么样?”

    “还死不了,路上闯进了一家教会,里面的外国人会做手术,救了我,在那里呆了几天,能够下路了,我就来找你们了。”王默解释着,主要这些话是给总部的人听的,也许自己一回重庆,怎么受伤的,在哪里救治的,上面的人就会知道了。

    对于教会的事情,王默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的,那里附近还真的有个教会,以后就是有人过去核实自己的情况,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毕竟那里大部分都是外国人,此时的华夏人对于外国人天生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所以知道了对方是外国人,估计总部的人会不会去问还是一个问题呢!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