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崇祯去流浪 > 正文 第一卷 风卷残云 第十一章:提拔
    大顺军上下在京城民间和官员府邸翻山倒海,寻找崇祯下落,暂时还没有想到崇祯就躲在眼皮底下,还是在紫荆城附近驻军军营,崇祯和王承恩两人也是得过且过,因为全城都在找他们,他们在军营反而是吃饱喝足,不管军营外面的事情。

    聆敬阳三人睡到第二天上午,大顺军各部总军营都有执勤哨兵点名,聆敬阳也不知道这个规定,只是点名以后,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于是匆忙把房间里所有银子和之前的东西都带上。

    然后特意来给张顺汇报昨天掩埋尸体工作,一边说在掩埋尸体时,捡到一些值钱东西,一边把银子和金银首饰都放到张顺桌子上面。

    张顺用眼睛瞄了瞄,一开始不以为意,以为聆敬阳按照惯例孝敬他,这是军中不成文的规定。

    可接下来他却有些惊讶,应为聆敬阳把之前从张缙彦家里要来的银子也都给他,张顺是大顺军,还是老大顺军,但也是人,哪有人不喜欢银子的?

    他表面上故意板着脸,清了清嗓门,说道:“聆敬阳,你好大胆子,这些银子是从哪里来的?”

    聆敬阳笑而不语,张顺虎着脸继续说道:“这些银子我都会给都尉大人,还有你的部下呢?今早各哨点名为什么少了三人。”

    “大人,那三人昨晚出去喝酒,一直未归,这些银子就是从那三人床底下找到的,这银子上面还有些血迹,末将以为是这三贼杀人越货抢来,所以...”

    张顺脸色瞬间变化莫测,随后说道:“此三贼回营,宰了,没什么事你回去吧。”

    聆敬阳扭头就走,张顺却又说道:“过些天我要提拔为掌旗,这个部总的位子,你要好好争取。”

    聆敬阳眼睛一瞪,他来孝敬张顺,不过是为了搞好关系,可是张顺却要给他谋取部总位子,部总下面有十个哨总,有一百二十余人,也就是说他提拔部总后,至少麾下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嫡系兵马。

    他回过头,恭敬说道:“部总,不管你在哪儿,末将和末将部下,都听你差遣。”

    张顺要的就是聆敬阳效忠的这个效果,因为大顺军军制和明军不一样,都尉下属两个掌旗,每个掌旗领五个部总。

    他提拔为掌旗,也会领五个部总,他推荐聆敬阳接替他的部总位置,另外四个部总都是他平日同僚,表面上服气,暗地里还是颇为不平,大家都是部总,怎么就你提拔为掌旗,以后还要听你指挥。

    而张顺又不能明目张胆推荐自己心腹,接替他这个部总,恰好聆敬阳此时“不期而遇”,给他送来不菲的银子,张顺立马想到为什么不推荐聆敬阳呢?

    聆敬阳是新来的,和其他总部相比较,一是资历浅,刚刚来到大顺军,也不过是一个哨总,虽说是第三天就提拔为部总,可这不是没有先例,很多带兵来投靠的大明将领,之前是什么级别,现在还是一样级别,这一点没有人反对。

    其次是聆敬阳很懂事,昨天晚上有五个哨总来孝敬他,可都是送一些熟食和碎银,还有一个吝啬鬼,给他端来一碗牛肉面,说是春天多补补。

    张顺很是不满意这些部下,一个个视财如命,昨天掩埋尸体,部下各个吃的满嘴流油,他以为部下懂事,会好好孝敬他。

    可这些部下竟然只给他这么点银子,还有几个哨总更是不来拜访他,相比而言,聆敬阳就要懂事的多,出手大方,是个干大事的料。

    当然最重要一点,还是聆敬阳在昨天战斗中,屡次保护他不受到明军偷袭,让他可以接连斩杀数个明军,这也是都尉欣赏他,进而提拔他为掌旗的重要原因,所以他也提携提携聆敬阳,让聆敬阳和他一起往高处走。

    “你回去挑几个部下,不要做了部总以后,手底下都没有几个信得过的弟兄。”

    “得令”

    聆敬阳满是欢喜回到房间,一推开门,就看见王承恩给崇祯揉捏肩膀。

    顿时,脸上闪过一丝丝不快,崇祯和王承恩见聆敬阳面色不善,王承恩停下手中动作,问道:“聆哨总,气色不好,身体可有不适?”

    “我看你俩是活得不耐烦了,都什么时候,还给他揉捏肩膀,是想让其他人都知道你俩是主子和奴的关系吗?”

    “陛下这些天有些累,奴家这不是给陛下捏一捏吗?”

    王承恩是崇祯最忠实的奴才,聆敬阳冷哼一声:“在这里没有万岁爷,也没有大公公,只有冷庞和王恩,你来不过是两个小兵,再让我看到这样,打断你的手,看你还怎么给他揉捏。”

    崇祯气的嘴都歪了,骂道:“姓聆的,你不过是一个小小校尉,在闯贼中也是最低级将领,你竟然和朕这样说话,我看你才是大逆不道,应诛九族。”

    说完以后,崇祯自己都有点懵,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他现在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哪有能力诛杀聆敬阳九族。

    只要聆敬阳乐意,现在就可以把他送给李自成,让他成为被俘虏的亡国之君。

    王承恩吓得给聆敬阳跪下,一个劲说是自己不好,惹得两人生气,两人惊吓的模样,聆敬阳见好就收。

    他把门关上,和两人说道:“想要活下去,就要低调,但不能闷葫芦,而是要在低调中发育。”

    崇祯有些疑惑,问聆敬阳发育是什么意思,聆敬阳白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继续说道:“我方才把银子送给张顺,本想在他那里混个脸熟。”

    崇祯哦的一声,说道:“哦,你这不就混个脸熟吗?”

    “哼哼,脸熟倒是脸熟,可张顺马上要提拔为掌旗,他这个部总位子就空出来,他有意推荐我接任部总,大顺军现在兵强马壮,军队空缺职务也多,不要几天张顺就会走马上任,那时候我就是这个营部总,我这个哨总位子你俩选一人来接任。”

    “哼,一个逆贼哨总,让朕当,朕都不稀罕。”

    聆敬阳听到崇祯提起自己朕这个字眼,就气由心生,恶狠狠说道:“我再说一遍,你要再张口闭口朕朕朕的,我现在就把你舌头割了,你信不信?”

    崇祯识趣闭上嘴巴,他也知道这是聆敬阳保护他,聆敬阳见他不说话,又说道:“这个哨总必须是我们的人,也方便以后从大顺军中脱离出去,所以你俩必须有一人,站出来担任这个哨总。”

    王承恩见崇祯不做声,说道:“还是我来吧。”

    “你不行,你比陛下抛头露面还要多,认识你的将士无数,实在是不可担任这个哨总。”

    聆敬阳没有嘲讽王承恩意思,王承恩是一个阉人,面白无须,又经常为崇祯犒劳军队,不管是朝廷文武大臣,还是地方官员和普通将士,都有很多人认识他。

    “那朕.还是我来吧。”

    崇祯真没好气同意接任这个哨总,聆敬阳正有此意,他就是要杀一杀崇祯的威风,让他认识到现在又多么危险,要小心谨慎,可崇祯真的适合吗?

    “先这么定了,等过几天张顺提拔为掌旗以后,我看看可不可以让你接任,如果可以,就由你来,如果不行,那就换一个人,总之这个哨总必须我们自己人。”

    聆敬阳和两人通气以后,就开始熟悉大顺军军队内部,不管是营军编制,还是大顺军内部操典,他都要做到了解一二,免得像个傻子一样,暴露都还一无所知。

    他熟悉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去其他各个哨溜达,因为昨天让其他哨总一起发财,所以各哨总对他相当客气,几个大明哨总更是和他称兄道弟。

    聆敬阳也知道,这些都是假的,要不是昨天一起发财,这些人才不搭理他,可是假的也要成真,聆敬阳和哨总谈天说地,终于了解到大顺军诸多信息,诸如军营条例,营军人数,还有未来作战计划。

    因为大家都是哨总,了解到情报也不是很高级,但是聆敬阳还是从中得到一个重要情报,就是大顺军即将两路出兵,一路进攻保定府,一路北上山海关。

    去保定府很危险,保定府残兵败将,且不说能否阻挡大顺军进攻,整个北直隶,甚至长江以北大部分地区都在大顺军势力范围,去保定府围攻明军,无异于把崇祯带到火坑里区,剩下一条路,似乎只有去山海关。

    可是吴三桂此时还没有彻底倒向满清,清军也还没有倾巢而动,聆敬阳刹那间有一种冲动,就是把吴三桂投降满清的事情告诉李自成,让李自成可以做好准备,不至于在一片石之战被吴三桂和清军击败,进而仓皇撤退到京城,又匆匆离去,被满清军队从京城到西北摁着打。

    最终聆敬阳还是放弃和李自成见面的这个计划,且不说他一个小小哨总,就算他是李自成心腹,这时候和李自成说吴三桂投降满清,没有人会相信,也会遭到其他文臣武将嘲讽打压。

    想通这些以后,聆敬阳竟然有一种强烈奋力往上爬的冲动,因为他现在是一个哨总,是大顺军中最低级将领,在大顺军高层面前,说话毫无分量,唯有向上爬,才能够说话够分量,才可以让人坐下来,静心听他讲话。

    https:///txt/147519/39966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