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卑微黑月光在线被打脸 > 正文 第二卷 猴子战神的黑月光(7)
    马陵倒是看着情况似乎不对,连忙过来打圆场,揽住了北辰的胳膊。

    强行挤出来笑容:“北辰!今天是我们的订婚仪式,而且鼠神选择今天出世,也正是为了祝贺我们啊。

    而且鼠神说的也对,在这个美好的日子里面,蛇神若是真的和鼠神有意思.....我们应当鼓励才对。”

    盛颜无奈的摇摇头,随后坐到一旁,倒是吊儿郎当的对马陵似有几分责备:“你们就是这么治理九州的?

    现在九州有难,马陵,你应当尽一份责任,没想到却选择在这个关头,才选择订婚。”

    马陵连忙松开北辰,满脸惊慌:“盛颜你听我说,我这不也是为了巩固巩固我们之间的情谊吗,我想这样能让大家更加团结一致啊。”

    盛颜没说话,马陵不知道盛颜在卖什么关子,也不知道盛颜到底想干嘛。

    盛颜只是把目光投入在北辰的身上,旁边诸位守护神纷纷在一旁呢喃:“这该不会新欢和旧爱凑在一起了,俩人同时在抢北辰吧。”

    没想到北辰直接揽住了马陵的肩膀,似是在为她解围:“大家,今日毕竟是我和马陵的订婚仪式,不论大家之前听到了什么风声。

    大家现在也要记住,马陵是我的未婚妻。一直都会是。请大家不要议论我未婚妻了。”

    盛颜现在真的巴不得把他提出来扔出去,这说的是人话吗?

    盛颜:“(好啊你,跟我赌气是不是,拿别的女人来气我?有本事你就这么气我。不然以后我保证以后我让你以后哭都找不到北。”

    他没理会她的目光,只会陆续在敬酒,只是大多数的诸神都在围着盛颜,都在提问她这么多年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还有人问接下来如何抵抗魔势,和鼠族的何去何从。

    盛颜倒是微微一笑,抚了抚自己的手指:“可是,我虽然今日出世了,但是我可没说这次魔势我能帮得上忙啊。”

    旁边的守护神纷纷抛出疑问:“鼠神。在这九州您可是首屈一指,也是在我们其中最有力量的一个。只有您,才可以再次抵制魔势啊。”

    盛颜冲北辰挑了挑眉毛,把这个话题抛给了北辰:“你们不都说。北辰的力量仅次于我吗?如今这次马陵和北辰这么一结合。

    实在属于强强联手,我想,可能不需要我帮忙了。而且我也的确没能看出来你们的真心。”

    龙神和虎神连忙过来敬酒:“哎呦喂,鼠神您说。您需要什么诚意?

    就算一百个马神加起来。那也没有您力量大啊。您可得这次帮帮忙啊。我们这些守护神费力拼搏这么多年。

    鼠神您也是有目共睹。虽说百姓欺人太甚,可是这九州毕竟是您亲手打拼下来的啊。”

    盛颜忽然起身,提起来自己的长裙,她此刻想玩的,就是欲擒故纵。

    盛颜回过头去,不给他们留个脸色,只是冷冷丢下来一句:“那本神先回我的鼠星阁了,这么多年没回去。本神甚是想念。

    你们说是还是有事的话,去鼠星阁,找我就好。另外,本神刚刚回来,还没有接手这九州组的大神。

    所以说你们要是想来正经的见我一面。想请我办什么事的话,全部看到诚意。我才能相信。

    就只能相信你们是有真心诚意的想来找我帮忙的。好了,今日的这口喜酒,我也算是喝上了。

    这是改日。二位守护神定下来成婚的日子及时再叫我喝喜酒?我定然会献上一番大礼的。我先走了。各位回头要是想见我。

    去鼠星阁提上诚意。在见面。不过我希望这份诚意是猴神带来的。”

    北辰抬头望着她,她的性格似乎变了很多,他刚刚,差点没认出来。

    她为什么能做到这么淡定,他都这么气她了。换做以前的盛颜肯定就会生气了啊,为什么她现在没有生气。

    会不会是她已经生气了,说这番话,也是在同样气她?北辰已经开始不淡定了。看着盛颜离开,他唯恐刚刚的见面是一场梦,再也见不到了。

    他松开了马陵,离开了天马城,马陵的脸色很难看。

    马陵一直追逐他:“北辰!北辰你要去哪里?这是我们的订婚仪式,做戏要做全,”

    北辰:“盛颜回来了,你做戏做与不做已经没用了,所以这婚约你还是找个理由。毁了吧!

    对不起,马陵我们提前。解除这个谎言吧!避免以后夜长梦多。

    更加解释不清楚回来的名声。对不起!我今天累了,先回去了。你自己应该可以找个理由搪塞过去的吧。”

    马陵忽然叫住了他:“你这么着急离开,这么着急的跟我撇清关系。这么着急的。让你自己变得清清白白的。你是为了去找盛颜吧。

    你可以告诉她,可以告诉她你跟我的一切都是假的。你刚刚为什么要那么气她?

    为什么要把我当猴耍?你知不知道你那样说话,我是很容易当真的。她回来了,我说过我们的这场戏是假的。

    你现在想解除我不会勉强你的。不会接触的。我原本想借助这场戏。来源了我的一场梦,没想到。没想到这场梦。

    终究是没有做成过。不过我现在也都是认的,毕竟你喜欢的。是盛颜啊!你去追她吧。跟他好好解释,刚才的一切都是误会。

    只是一个缓兵之计而已。你去跟她解释。我知道你们两个有些事情。一直都没有说起两个人就会分班,过了这么多年。

    你们互相给互相一个台阶下吧,你们倒是为了九州的安危。让盛颜务必不要不管这件事情。她可能是为了赌气,不管这九州了。

    也可能是跟我们生气了,所以你去哄哄她吧,我无所谓的,今天之后我会选一个理由。毁了我们这场戏的。你全当没有发生过,

    我也全当没有发生过。我给你们两个安全感的,清清白白的,这样他就不会再生气了,再也不会生你的气了。

    你好好的把她追回来。不过,我没有说我会就此这样放弃你了,我也是会跟她公平竞争的,我知道你现在不喜欢我。

    不过我会公平竞争,你是怎么喜欢她的?我就怎么喜欢你。你同不同意不要紧。没有一个人是天生就喜欢谁的,

    所以说我也在用我的理由。我的性格,我的独特的方式去喜欢你。

    所以无论你是答应还是拒绝,我都以后一直一直会这样喜欢你的。我也会很公平的去追你的。”

    北辰点点头,随后便离开了这里,原地只剩下马陵,然后马陵蹲下捂住了自己的脸便开始哭的梨花带雨。

    北辰按照记忆,来到了属于盛颜的鼠星阁,没想到这里设立了重重障碍。

    北辰叫住几个侍从命令道:“告诉你们家主子是我来了,让她请我进去。我跟你们主子有话要说,就说我来了。”

    侍从:“猴神。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们鼠神有交代。说是只要是猴神。你就一律不准进去。说你要是要进去,也不是没有办法,

    得让我们鼠神看到你的诚意,她看到了才会让你进去。实在对不起。

    小的也没办法忤逆鼠神的命令,所以多有委屈猴神,猴神可一定要见谅啊!”

    北辰轻笑一声:“这么多年了。可还是这么喜欢耍脾气。不过她这招用的还真是到位。不过这一次,她又准备让我多久才能进去呢?

    我又该怎么样才能让她看到我的一番诚心诚意呢?她应该欠我一番情意才对。所以我才不会主动跟她说什么。我就在这里等着她。

    若是有心,自然会让我进去。不然也就这么算了,我就在这里一直跟你们家鼠神生耗着。看看她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进去。”

    盛颜通过水镜看到这里,着实生气,这个北辰竟然都不认错服软的吗?硬要让盛颜这样吗?

    盛颜深呼吸告诉自己:“这是男主,这是男主,是需要攻略的,需要攻略的,而不是让他自己主动上钩的,

    盛颜你可以的,你可以的。好好去跟男主沟通。你自己的任务是攻略男主,不能让男主生气啊。”

    盛颜自言自语说完这些话之后,又拍了拍自己大腿:“你奶.奶.个.腿,要不是看在你是男主的份上....我就把你灭了。”

    盛颜生气的脸颊顿时焕然一新,笑容浮现在脸上,没办法啊,职业笑容。

    傲娇傲娇傲娇!必须得自己主动才行。

    盛颜可是拗不过他三秒钟,自己就选择开门了,她没想到北辰早就在旁边的一棵树上啃桃子了。

    盛颜忍住怒火告诉自己:“这是男主。”

    盛颜楞在原地不动,总得给自己留点颜面吧。

    盛颜一直没说话,北辰也不说话。

    盛颜总觉得要打破这场尴尬才对:“你真的.....没什么话跟我说吗?你要是没话说,我就回去了。”

    盛颜作势要往回走,没想到下一刻,北辰飞下来从后边把她圈住。他胳膊揽过她的细腰。盛颜假装挣扎:“放开。”

    北辰:“这么多年,去哪里了?”

    盛颜:“我去哪里,跟你没关系,而且您现在可是有妇之夫,我怎能还敢跟你扯上关系,你快松开我吧,让别人看到可不好。”

    北辰:“我跟她.....是假的,只是为了稳固一些趁你不在的人蠢蠢欲动的心。”

    https:///txt/144338/38954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