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盛宠,将军家的天才小夫人 > 正文 第196章 不敢见夫君,躲起来
    “夫人,您小心。”杜嬷嬷知道拦不住她的,索性拉住了聒噪的兰熙,让她别白费口舌了。

    “放心吧,我知道了。府里头辛苦你们了!”宁甜茗站定脚步,回眸一笑,笑罢,扭头便走,似乎身后有追兵一般。

    看着远去的夫人,兰熙撇了撇嘴儿,眼眶儿更红了。夫人刚回来,他们都还没能好好聊天呢,怎么就又要走了?

    也不知她要去哪里,有何着急事,她身上银子还有没有,夏天的衣服够不够?

    她尽在思考一些琐碎之事。

    “好了,别看了,回去吧。”杜嬷嬷瞥了一眼兰熙,往里走。

    她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见的场面多了,便沉淀下来了,性子也沉稳许多。哪怕是再急再不好的事,她也可以很快地处理好。

    兰熙一向都听杜嬷嬷的,也只好跟着杜嬷嬷进去了。不过是一走一回头,希望出现奇迹罢了。

    奇迹并没有出现,宁甜茗果断走了。

    她前脚刚刚离开,墨烨哲带领着大部队的人马,浩浩荡荡的就回到了离别已久的将军府。

    军队停靠在将军府门外,在墨烨哲的带领之下,陆续地从侧门进入了将军府。

    墨管家带着将军府上下的人,闻讯赶来,站在门前,欢迎将军的回归。整个将军府笼罩在一片喜气洋洋之中。

    墨烨哲抬头望着这一座将军府的匾额,墨烨哲恍惚之间觉得有些恍如隔世。

    这里已经有了女主人!

    “将军,您可回来了!”墨管家拖着老态龙钟走下来欢迎他。

    “墨管家。”墨烨哲对他客客气气的。这一个管家,在他不在府里的这些日子,是他撑起了整个将军府,功不可没,是他最值得感恩之人。

    随即,奶娘刘氏也走了出来,她站在台阶之上,看着下面一身盔甲的人,顿时热泪盈眶。

    墨烨哲看到她流泪,忙着上去,站到她的跟前,轻轻的安慰着她,“你怎么哭了呢,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别哭了。”

    “我没哭,我没哭,我是太高兴了。”刘氏抬起袖子,抹了抹脸颊上的眼泪,边哭边咧开嘴笑。看来还真的是高兴坏了。

    “大家都进去吧,进去吧。”墨烨哲招呼着众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府。

    一众仆人,簇拥着他,那场景别提多么壮观了。

    走到前厅儿,墨管家忙碌着吩咐仆人给将军端来水洗手,要把晦气的东西都洗掉,这是他们府里一向的习俗。

    洗过手之后,牛力端来茶水,给将军喝,喝下这杯茶,算是从里到外的把全部的晦气都清洗干净了。

    墨烨哲虽不信这些,但他知道他们这是关心自己,他一向都尊重他们的虔诚之意,从来不曾对这些提出过质疑。

    做完了这一切的洗手仪式之后,墨管家遣去众仆人,只留了几个重要的人留下来,向将军汇报府里头的情况。

    还没有等到管家吱声,墨烨哲率先提问了:“夫人去哪了?”

    他从进门开始,目光已左看右看了许多次。按道理说,将军回归,作为掌家人,宁甜茗郡主怎么着也要出来迎接一番吧?

    可她却不曾前来,是不来呢,还是不敢来?

    墨烨哲嘴边的笑意变成了宠溺的笑。

    “这,这……”墨管家听罢,脸上当即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夫人在一个多月前,被陛下派去向您传递锦囊,如今未归,杳无音讯。”

    他只好如实汇报,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了。

    夫人是好夫人,他是真心不希望夫人有任何的闪失。

    “不曾回来吗?”墨烨哲倒是表现出了轻松的神色。看来,将军依然对这个夫人没什么感情,这样一来的话,那就更加糟糕了。

    墨管家决定把夫人这些时日以来,对将军府做出的贡献一一的告诉将军,让他知道夫人对将军府是真心真意的,于是忙说:“将军,夫人她……”

    但是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我明白了,这件事暂且留着吧。”

    看来,将军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夫人,连她失踪也不曾关心半句。

    墨管家悻悻闭嘴,这件事也只能以后再说了,但愿在这之前也能够平平安安。

    ……

    且说宁甜茗,骑着马匆匆的离开了将军府以后,并没有离开京城,而是去了衣架铺子。

    她决定在衣架铺子躲几天。目前她还没想好要如何跟墨烨哲说明自己的身份。而且她担心,若是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会不会不要她?

    先躲躲吧,试着让他知道没有她在的日子是多么的难熬,若是珍惜,便会原谅她,若是不珍惜……再说吧。

    有了情,再想放下,恐怕就难了。

    宁甜茗叹息一口气,放慢马速,走到衣架铺子前,娴熟地翻身下马。

    韩小山正在前台里看店,一眼就看到了外面骑马的女子,莫名觉得有几分熟悉,再仔细一瞧,当即激动不已。

    那不是夫人吗!天呐,夫人回来了!

    他马上冲出来,惊喜地叫:“夫人!”

    宁甜茗一身短袍骑装,清爽飒姿,微微而笑。

    “您总算是回来了。”说不激动那是假的。他在衣架铺子这些月,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前几日,家里还盖了新房子,他们父女二人,终于有一个更好的家了。这些都得益于夫人给予他的机会。

    “我恐怕需要在衣架铺子待些时日。”宁甜茗一本正经道。

    在她的额头上,挂着一串的汗珠,晶莹剔透,映衬着她白皙的肤色。

    “这几日,将军会回来,但是绝对不能让将军知道我在何处,明白吗?”

    韩小山挠挠头,还真不明白,夫人为何要躲着将军?

    但他还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夫人,进来喝杯茶吧。”在店里,也安排y有茶水,这是宁甜茗要求的,她总说,要服务至上,客人就是上帝,要款待好。

    看到店铺里的一切,都还是曾经的模样,宁甜茗别提多欣慰。

    “多谢你了,这些天。”宁甜茗忍不住道谢。

    韩小山受宠若惊,“夫人,您这是什么话哩,若不是夫人,我如今恐怕还是一混账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