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诅咒太棒了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诅咒增强!(第二次插入式单章)
    “呜呜——”

    凄厉的防空警报,响彻全城。

    魔都。

    这座曾经的人类第二大城市,展现出了超乎想象的行动力。

    全城上千万人口,几乎都被调动起来,或运送物资、或引导撤退、或沿海岸修建防御工事。

    官方、警方、军方……

    物流、社区、工业……

    一切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虽然大部人,并不清楚这次兽潮的规模。

    虽然所有人,都明白任何抵抗都是徒劳。

    但,在莫名情绪的推动下,每个人都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也许,这就是一个文明的意志惯性。”

    临时筑成的城墙上,一位男性武者,眺望海洋,目光幽幽:“个体的思维,被群体完全渲染。从坏了说,叫乌合之众。从好了说,叫众志成城。”

    “可我们是打不过兽潮的。”旁边的高瘦男人声音苦涩。

    “如果因为打不过,而不打。那我们永远也打不过。”

    “……啊?”瘦高男人有些没理解对方的意思。

    “不说了。”

    呼出半口气,武者露出笑容,转身:“今天咱们的任务执行完毕。去吃点东西吧。城里的餐馆,听闻已经全部免费了。”

    “临死前的饱餐吗?”

    “不,应该叫最后的盛宴。”

    瘦高男人摊摊手,追上去:“那我们去吃点高端食材。反正免费,做个高端的饱死鬼。”

    “不,我想去吃刀削面。”

    “哦对了,你是山省人,你们那刀削面出名。”

    “嗯。刀削面,配上我们那的陈醋……”男性武者满足的咂咂嘴:“美味。”

    “说起来……原本再过两个月,你就能学成回家了。可惜。兽潮来了,没走成。”

    “没什么可惜的。人固有一死,我这算重于泰山了。”

    “不遗憾吗?”

    “遗憾……嗯,唯独遗憾一件事。”停下脚步,武者眺望西北方:“没机会,见到我的一个学生了。”

    “学生?”

    “对。”

    “很厉害的学生?”

    “相当厉害。”武者拍拍瘦高男人的肩膀:“今年青城市的高考状元。论实力,可以当得上整个山省的最强状元了。”

    “牛逼牛逼!”

    “他还是两个月前,世界高校赛淘汰赛的冠军。”

    “卧槽?”瘦高男人惊了:“那更牛逼了!”

    “嘿。”男性武者揉揉鼻子,语气难掩自豪:“我,是他的高中班主任。”

    “卧槽……”

    两人的交谈,随着走远而慢慢微弱。

    坐在街边长椅的两位女生相互对视。

    “刚才那人,说的是不是陈宇?”

    “嗯。”长发妹子点头:“肯定是宇哥。”

    “那就蛮巧的。”短发妹子轻挽发丝:“徐若,你说宇哥……还活着吗?”

    “应该死了吧。”徐若一双大眼睛眯成一条缝:“他那么优秀的学生,学校不可能不召集回来。这么久了,也没他的消息。还活着的可能性太低。”

    “……呐。”短发妹子惆怅:“我还欠他一条命呢。”

    “我也是。”

    “那么有天赋的人,竟然早早夭折了……如果他成长起来,说不定能抵抗兽潮吧。”

    “想什么呢,兽潮根本不是咱们人类能抗衡的。”站起身,徐若笑道:“走吧燕燕,铁哥还等咱们呢。”

    “嗯。”

    “燕燕,你说过宇哥……喜欢段野是吧?”

    “对啊。我亲眼看到他俩一起那个的。”

    “那我就有些安心了。”徐若的声音渐行渐远:“果然那些优秀的男人,都彼此相爱着……”

    一粒粒细胞,组成一个人。

    一个个人,构成一个社会。

    当社会慢慢走向尽头时,它曾经的记忆就会被人们翻起、怀念。

    因为,一个没有未来的种族,也只能剩下了追忆……

    五小时。

    十小时。

    二十小时……

    时间,飞速流逝。

    两天两夜,弹指一挥。

    “呜呜——”

    防空警报,再次回荡云海。

    平民退后,武者上前。

    沿海岸延伸至尽头的城墙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一切,仿佛早已命中注定。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京城战役活下来的幸存者。

    可最终的结局,仍是葬身兽口……

    “各位。”

    凌晨3点30分。

    京大校长在众武者的拥簇下,走上指挥高台,拿起麦克风,将声音传遍整座城市。

    “它们,要来了。”

    “嗡嗡嗡——”

    声音之大,在城市的上空,交错出阵阵嗡鸣。

    挺直腰板,京大校长扫视全场。

    他看得到。

    在众武者的眼中,并没有多少战意。

    与其说是准备应敌的战士,更像一群等待赴死的刑徒……

    停顿许久,校长气沉丹田,重复道:“各位,它们要来了。”

    “……”众人沉默。

    “人类,走过了千万年的历程。创造了如此辉煌的文明。这,是一场奇迹。”

    “但奇迹,只会出现一次。”

    “燎原的火,终有熄灭时。”

    “文明的光,也总会暗淡。”

    “它们,要来了。”

    叹声嘹亮,久久不息。

    魔都上千万人,都在望着声源的方向。

    “各位……”

    展开左臂,校长迎着烈烈海风,声调愈发高昂:“我们迎来了灾难。我们想过各种办法去克服,却都没有成功。”

    “这一路上,我们的亲人、朋友、同胞,一一离我们而去。”

    “可他们并不孤单。”

    “因为,我们也要去了。”

    “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失败了。”

    “我们没能保护住文明。”

    “我们愧对前人的牺牲。”

    “我们……是无能者。”

    “咔咔……”

    城墙之上,响起一连串握拳的骨骼摩擦声。

    每名武者,都低垂着头,任由仇恨与无助,蔓延心肺间。

    “各位。它们要来了。”

    校长白胡子飞扬,长叹:“我们不怕丢失的生命。也不怕痛苦的折磨。”

    “我们只怕辜负同胞的希望,让文明百年的辛勤、千年的历史毁于一旦。”

    “但……”

    “我们注定要辜负了。”

    校长声音略有哽咽,眼眶渐渐模糊。

    “辜负了武道的传承。”

    “辜负了科学的进展。”

    “辜负了生养我们的土地。”

    “辜负了曾经努力的时光。”

    “辜负了多少还在孕妇体内,正等着好奇外界光明的婴儿……”

    京大校长,话音落下,不再开口。

    夜色里,数以万计的武者,在群体悲凉气氛的感染中,无声的泪如雨下。

    这是一个种族,临终前的静默。

    是刻在每个人灵魂深处的无声呐喊。

    “它们,要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校长一声高呼,划破长空。

    “来的肆无忌惮。”

    “来的恰到好处。”

    “来到了我们意志不断消磨的临界点。”

    “这是一种幸运。”

    “比京城那次更幸运。”

    “唰——”

    扔飞话筒,他张开双臂,运转劲气,扬声咆哮:“人类,诞生于一场灼热的火光之中。”

    “如今,也要灭亡在一片燃烧的辉煌之下!”

    “吼——”

    “轰隆隆……”

    远处的海洋,传来隐隐约约的兽吼。

    一片片模糊的阴影,展现在众人面前。

    “它们,来了。”

    爆发劲气,京大校长眼里的战意犹如实质:“我说的它们,并不是兽潮。”

    “它们,是尊严!是豪迈!是壮烈!”

    “是人类,最耀眼的巅峰!”

    “呛!”

    拔出一柄长枪,尖端刺破苍穹!

    京大校长白发乱舞,如雷咆哮:“此战!不为杀敌。只为牺牲。”

    “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最后的文明!”

    “全体……”

    “应敌!”

    “轰……”

    近万道劲气的爆响,汇成一声轰鸣。

    武者们脚下的城墙,都在这种震荡中抖了几抖。

    此时此刻。

    每个人眼中的迷惘都已不再。

    他们找到了自己还愿意登上城墙的理由。

    不为杀敌!

    只为牺牲!

    舍我其谁也……

    “吼!”

    “吼喽喽喽……”

    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海平面里。

    第一只异兽露头了。

    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仿佛无穷无尽的兽海,从大海中“溶解”、“挣脱”,一步步迈向人类的阵地。

    ……

    与此同时。

    千里之外。

    唐市,菩提岛异境。

    一道身影,狼狈钻出时空门,跌跌撞撞的趴在了地上,大口喘息。

    “咔……”

    “咔嚓……”

    下一刻,原本还在徐徐旋转的时空裂缝,迅速停滞了。

    密密麻麻的裂纹,布满整座时空门。

    “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呼…呼呼……”

    “艹。”

    扶着墙壁站起身,陈宇心有余悸、冷汗直流:“差一点就被锁死在里头了。”

    是的。

    这座异境,也被他玩崩了。

    但和前两处异境不同。

    这座异境“时间线”封闭的时限,竟然只有十小时。

    因此他紧赶慢赶,也差点被封在时空门里……

    【jff&##.^处**gs——】

    【警告!警告!】

    【检测灵魂不属于当前世界。】

    【诅咒增强中……】

    【增强进度3/3】

    【诅咒已增强!】

    陈宇精神一凛,连忙坐在地上,仔细感受自身可能会出现的变化。

    【诅咒增强完毕。】

    【附加恶性诅咒:世界的憎恨。】

    【时限:23小时59分】

    【在一定时间内,将受到整个世界所有生灵的排斥与憎恶。】

    【在一定时间内,将受到所有生灵的伤害与攻击。】

    【请离开当前世界!】

    【警告!】

    【请离开当前世界……】

    “额……”

    怔怔抬头,陈宇略有茫然。

    “世界的憎恨……”

    “这是什么?”

    在他的预测中,【世界诅咒】的增强,应该只是单方面提升“诅咒数值”的强弱。

    却没想到给他又附加了一个诅咒……

    “世界的憎恨。嗯……”

    站起身,陈宇皱眉深思。

    ‘顾名思义,就是全世界对我的憎恨吧。毕竟我是外地人。’

    ‘会被所有生灵攻击吗……’

    ‘那我应该找个地方先躲一躲……’

    念头至此,他刚准备离开,面前就出现了一道持枪人影。

    陈宇下意识攥紧拳头,定睛望去,可以清晰的看见那是一名女售票员。

    “唔……”

    女售票员紧握手枪,枪口对准陈宇,一脸懵逼。

    她原本趴在柜台,睡得好好的。

    不知为何,突然醒来,突然拿起手枪,突然就冲到时空门前,想要对陈宇开枪……

    好在她清醒的及时,没有扣下扳机。

    陈宇:“……”

    售票员:“……”

    陈宇:“那个……您有事吗?”

    售票员:“啊?哦,哦对了,这么晚了,你在干什……唔。”

    话未说完,她便说不下去了。

    因为,她看着陈宇那张俊秀的脸庞,越看、越觉得喜欢。

    越看,越觉得爱慕。

    以至于短短十秒左右,她就有些迷离了。放下手枪,精神恍惚,一边脱外套,一边朝陈宇走去:“啊……小…小哥哥,我…我……”

    陈宇:“……”

    【***好感度+45】

    【***好感度+43】

    【***欲望+108】

    陈宇:“……”

    听着耳边“层层叠叠”的电子音,他连连后退,有些慌了。

    “小…小哥哥,你去哪?我…我好喜欢你啊……”

    陈宇:“等…等一下。”

    “我等不了了,我能艹你吗?”

    陈宇:“!!!”

    “小哥…哥哥!”

    “你不要过来啊!”

    陈宇抬起一脚,就将病态的女售票员踢飞,随即连忙爆发劲气,窜出异境广场。

    “啪嗒。”

    双脚落地,他回头看了眼连滚带爬、宛如丧尸般追过来的女售票员,不再犹豫,加速逃离。

    “明白了。”

    “我明白了。”

    一边逃,陈宇一边理清了思路。

    在他连续毁掉三个异境后,世界意志似乎是“忍无可忍”,对他使用了大规模干扰诅咒。

    让全世界所有的生灵,都跑过来攻击他,以求消灭他这个“异魂”不稳定因素。

    但,“奇妙”的是……

    这个大范围“干扰”诅咒,竟然和最初的诅咒是重叠的!

    这就导致原本应该“憎恨”他的女售票员,变成了“喜爱”。

    好感度一路飙升……

    “这特么也行?”

    陈宇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果然,只要“程序”勉强能运行,就不要再改bug了,越改,越崩……

    与此同时,他脑洞渐渐展开……

    ‘嗯……’

    ‘所有见到我的人,好感度都会增加。’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有一对夫妻见到我。”

    “女的拼了命想和我上床,男的会拼了命的推吗……’

    “……”

    “嘶。”

    陈宇不由打了个寒战。

    “牛头人必死。”

    “牛头人必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