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光明圣女想跳槽 > 正文 第 58 章
    艾托斯,一个可以称为天选之子的半兽人。

    他的父亲是龙族的上任龙皇,母亲是一位伟大的炼金术师,按道理人类和魔兽生下的半兽人是有很大缺陷和危险性的。

    可艾托斯不一样,从出生那刻起,他的天赋就震惊了两位大人,他还打破了半兽人的传统,拥有一颗魔核。

    大概怕这样的天赋会引来灾祸,他的母亲在艾托斯没强大之前一直没让他离开身边。

    直到自己寿命耗尽,艾托斯也有了自保之力,他终于接触到了真正的大陆。

    一个被战火洗礼的大陆。

    艾托斯被他母亲教导的很好,正直却不盲目善良,有力量却不会滥用。

    要不是血脉不纯,龙皇还真想选这个孩子作为继承人。

    不过,艾托斯的成就显然不会局限在一处,后面就如记载中的一样。

    他如同天神般拯救了大陆,在声望达到最顶峰时又不慕名利,及时归隐。

    可谓是英雄的最佳代名词。

    可惜,这样的人,结局却不怎么好。

    在战争结束时,艾托斯已经有半神之力,他和神的最大区别大概就是差一颗神格。

    理所当然的,他对成神也是有向往的。

    艾托斯的妻子安德莉亚这时候刚好又怀孕了,艾托斯想到孩子也会有四分之一龙族血脉,到时候万一……他必须提前做准备。

    所以,艾托斯去了一处据说有神格秘密的遗迹,见到了一抹残留意识。

    他说,他是光明神,他还说,光明神和黑暗神都已经陨落了。

    艾托斯是震惊的,不信的。

    可等他想详细问时,意识消失了,那个遗迹也消失了。

    艾托斯怀着疑惑去见了他最好的朋友,琼斯王国的先知。

    那时候的琼斯王国比现在强大的多,也不像之前西维亚遇上的那位公主一样只能偶尔靠做梦看到未来。

    艾托斯将事情告诉那位朋友后,朋友郑重地准备了齐全的物品,然后……做了一个预言。

    三千年后,神皆陨。

    这个结果当时只有艾托斯和他朋友知道,而这位朋友当天夜里就暴毙而亡。

    死时面带微笑,却无端透着几分诡异。

    艾托斯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隐居地,又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的孩子不对劲。

    以他的力量已经能初步探查孩子的健康情况,在他离开前,这个孩子是十分健康强壮的,可现在……生命气息起码弱了一半,而且还在继续弱下去。

    艾托斯连忙找了各种补充生命力的东西,包括光明神殿的圣水,精灵族的生命之水等等,以他的威望,这些东西不难。

    即使这样,效果依旧微乎其微。

    艾托斯的父亲龙皇也是真心疼爱这个孩子,为此特意耗费力量贡献祭品去求了龙神大人。

    得到了“罪恶之人,自当有此结果”这么一句批语般的话。

    罪恶之人?

    艾托斯不明白,他拯救大陆让他们免于战火,他自认这辈子也没做过恶事,甚至要被神称为罪恶之人。

    而且,在他离开妻子前,一切都是好好的。

    这段时间,唯一出格的只有,那个意识说的话和那个预言。

    他,难道是因为窥伺了神的秘密,所以成了罪恶之人?

    但是这样为什么要惩罚他未出世的孩子,他是无辜的!

    艾托斯很愤怒,很不满,可他只是半神,连神域在哪都没资格感应。

    如果再给他一段时间,等修为再进一步也许可以,可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艾托斯,没事的,我们、我们可以再要一个孩子。”安德莉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是不痛心的,可未出世的孩子和心爱的丈夫,她还是选择了丈夫。

    “不,安德莉亚,这是神对我的惩罚,我的孩子不应该承受这些。”

    艾托斯很固执。

    他母亲是厉害的炼金术师,从小接触加上艾托斯过人的天赋,让他在炼金术上也有不小的成就。

    所以,他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以命续命。

    神既然如此狠心,那他就要将这个秘密公布于众!

    不管千年万年,他要毁了神域,他的孩子一定会帮他完成这个心愿。

    艾托斯以他的魔核为核心,又取来不少高级魔兽的魔核,将他们以一种微妙的平衡融合在一起。

    然后将他的孩子取出母体,把那颗脆弱的心脏换成了这颗魔核。

    也就是说,克洛里斯一出生就有了一颗比半神还强几分的魔核。

    接着又用自己的心脏做了艾托斯之心,交给了龙皇,并告诉他三千年以后请将这颗艾托斯之心交还给自己的孩子。

    到时候克洛里斯应该已经成长到一定程度,他会知道如何做的。

    经过这一番操作,半神的艾托斯已经虚弱很多,但他还有一件事没有安排。

    他的妻子,安德莉亚。

    安德莉亚是个柔弱的女人,两人也是真心相爱,只不过现在他没办法做出两全的选择。

    所以他难得懦弱的将问题抛回给了安德莉亚。

    永生还是随他一起化为森林。

    安德莉亚选择了永生。

    于是艾托斯做了那具身体,并让才出生但已经有一定智慧的克洛里斯答应他要照顾好安德莉亚。

    随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这一刻,他重新看到孩子,并将这个秘密说出口时,就知道计划成功了一半。

    他是混乱森林,能感应到西维亚和兰因莱都不是普通人,也许,他们就是这个计划的关键。

    “孩子们,我这缕意识坚持不住了,你们记得……一定……”

    艾托斯的话有些断断续续,看样子也的确坚持不了多久,然而,这最后的遗言却被西维亚打断了。

    “艾托斯,你真的是艾托斯吗?”

    “你难道没有发现,在遇到那缕意识后,你变了吗?”

    大概是曾经有过被夺舍的经验,西维亚在艾托斯的讲述中感受到了浓浓的违和感。

    在故事前半段,艾托斯是英雄,是真正的有德之人。

    可看看他后面做的事。

    在不确定这件事的危险时,将它告诉了朋友,害死了朋友,之后又狠心挖了自己孩子的心脏。

    哪怕在他看来这是为了救孩子。

    可后面那些事,如果真为孩子好,为什么把克洛里斯变成了现在的模样,现在还想将仇恨加在孩子身上。

    更何况安德莉亚,能给心爱之人这样两个选择的家伙,叫一声渣男绝对不为过。

    所以,这还是艾托斯吗?

    艾托斯模糊的身形顿住,然后又开始剧烈颤抖,整个画面像是打了马赛克,“不是,我是艾托斯,我不是……”

    粉末开始像沙漏一样往地上倾倒,艾托斯明显处于巨大的震惊中,可是,他时间不够了……

    本来就是一缕残魂都不如的东西,现在又过了那么久,早该尘归尘,土归土。

    “克洛里斯!不!”

    这是艾托斯最后留下的话,随后森林重归平静,这已经成为一片真正的森林,不再带有任何人的意识。

    西维亚皱眉,本来还想再问一些东西的,可惜还是差了一步。

    “她,大概也发现了,所以才会疯的。”艾托斯不是完全被夺舍的样子,更像是不自觉被影响了思考,变得更冷漠更偏激。

    克洛里斯似乎一点也不怀疑西维亚的话,朝艾托斯消散的方向看了一眼后,他右手一挥,西维亚等人回到了城主府。

    这是一个密室,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魔纹,即使是西维亚这样见识不算少的一时之间也认不全。

    说起来,如果克洛里斯的魔核来自半神,那他如今,是不是也有半神的实力了?

    三人围坐一起,还是克洛里斯先开口说话。

    “她算计我之事,我事先有所察觉,也提前将艾托斯之心扔在了混乱森林作为后手。”

    “父亲,大概是不自觉中了暗算。”

    以艾托斯的实力,能让他不自觉中暗算的,恐怕……只有神了。

    西维亚忍不住看了兰因莱一眼,却发现他也正在看她,而且还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契约之事,我会遵守。”

    克洛里斯继续说道,“其余之事,你就莫要插手了,我会解决。”

    克洛里斯说完从身上拿出一块金色藤蔓花牌,“这是我的象征,有它你可以调动我的一切势力。”

    西维亚没有客气地接过牌子,“你打算怎么办?”

    艾托斯的话中,其实西维亚是信了一半的,比如那个光明神和黑暗神都陨落了。

    但是,那个意识是谁,他究竟有什么阴谋,现在他又在哪?

    西维亚不知道,她总觉得有一张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布下的网如今正在一点点收紧,很快,就会到收获的时候。

    克洛里斯摇摇头,没有回答西维亚的问题,“你先去休息吧,我有些事要处理。”

    的确,他几年不在,要处理的事的确很多。

    西维亚和兰因莱回到自己的住所,之前的侍女不知去了哪里,城主府安静到诡异。

    兰因莱毫不客气地跟着西维亚进了她的房间,然后继续毫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这些,你都知道吗?”

    西维亚的问题很直接,也间接在表明她的态度,她没有怀疑他。

    兰因莱放下杯子,目光带着一股奇怪的欣慰感,“小西维亚,真的成长了很多。”

    这语气,这神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兰因莱是她爸呢,这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是什么鬼?

    见西维亚嘴微张似乎想说什么的样子,兰因莱将伸出右手食指抵住了她的唇瓣,“嘘——小西维亚不要直接说□□字哦。”

    “他们啊,会有感应的。”

    兰因莱见西维亚点点头,又微笑着递给她一杯水,她的唇有些干了。

    “如果想知道答案,小西维亚可以去一趟黑暗教会,你本来不就是那么打算的吗?”

    【克洛里斯好感度,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