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一贫如洗的韩非
    “将军,您怎么样!

    将军没事吧!”

    众士兵连忙将其扶起。

    此时的姬无夜看上去极为狼狈,不仅一身威风凛凛的铠甲成了破布条,身上也是布满了一道道伤口。

    尤其是胸口处那块鲜红的印记,更是出现了微微的凹陷,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创伤。

    “给我杀了他!”

    此时的他怒火攻心,只想要将眼前之人千刀万剐。

    话音落下,一队士兵便冲了上去,不过还没刚走出几步,便被琴音击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叶尘抬眼看向姬无夜,淡淡的道:“你,是想死吗……”

    其眸光之中闪过一丝寒意,今天他只是想要好好的弹弹琴,不想杀人,但若是对方不识趣的话,自己也不介意帮韩国除了这么一个祸害。

    感受到前者的杀意,姬无夜的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原本心底的怒火也是在瞬间消散了不少。

    虽然他是大将军,但这次出来却并没有带太多的兵马,谁知道紫兰轩中还藏着这么一位高手。

    此时自己已经受伤,若是对方真的下了杀心,今天说不定真的会栽在这里。

    一念及此,姬无夜也是生出了从心之意,随即一咬牙道:“我们走!”

    话音落下,便身旁的副将便扶着他转身离去。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过两日一定要集合兵马灭了这紫兰轩,你一个人就算再厉害,难道挡得住千军万马吗?

    而就在这时,韩非的声音响起:“姬将军请留步。”

    姬无夜转过头去,冷冷的道:“你还要什么事,莫非想趁此机会对我动手?”

    韩非笑了笑,说道:“将军误会了,在下只是有事想提醒你一下。”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我没兴趣陪你绕弯子。”

    姬无夜没好气的道,此时他一点也不想待在这儿。

    韩非道:“因为军饷的事情,父王很是恼火。前几日刚对将军下了禁足令,如今你却大摇大摆的来到紫兰轩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若是父王得知此事,恐怕城防军是永远都拿不回来了。”

    “你在威胁我?”

    姬无夜目光冷冷的瞪着对方。

    韩非轻笑道:“谈不上威胁,只是希望将军能够收敛一些,不要破坏了游戏规则。”

    一连两次遭到威胁,姬无夜心中很是愤怒,眼神之中充满了杀意。

    但他却必须要忍下来,不然所要遭受的损失只会更大。

    看了前者一眼,随后冷哼一声便在护卫的搀扶下离开了此处。

    见其离去,紫女总是送了一口气,打量了一下四周叹息道:“这种事情真是让人心烦。”

    韩非道:“别担心,有了我刚才那番话,姬无夜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找紫兰轩的麻烦了。”

    紫女白了他一眼,指着被破坏的一地狼藉道:“我是说这些心烦,九公子你说该怎么处理呢?

    姬无夜已经走了,总不能指望他来赔偿。”

    韩非微微一愣,眨了眨眼,随后看向坐在一旁的叶尘:“师兄,您看看是不是……”

    叶尘闻言,却是头也不台的道:“姬无夜是冲着你来的,既然他不赔,那就只能由你来陪了。”

    “叶公子所言有理。”

    紫女也是附和了一句。

    听到这话,韩非的脸顿时哭丧了起来,无奈的道:“师兄,你不是不知道我啊,身上凡是有一点钱都是都会买酒喝,现在都还欠着账呢,哪有钱去赔偿啊?”

    紫女闻言补刀到:“若是九公子不说,我还给忘记了。您欠下的那些酒钱打算什么时候还啊?”

    韩非苦着脸,朝着叶尘递去了一个求助了眼神,可怜兮兮的道:“师兄,您就借我便钱吧。”

    叶尘抬眼看去,轻笑着点了点头:“没问题,九进十三出。”

    韩非闻言道:“师兄,您也太狠了,这价格比钱庄都要高了。”

    “我这是无抵押贷款,风险很大的。而且以你的性子,借出去的钱能不能收回来的一天都不好说。”

    叶尘回道。

    韩非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只得点了点头:“好吧。”

    随后故作悲伤的叹了一口气:“这世道不容易啊,连我这个韩国公子都要借钱度日了。”

    一旁的紫女闻言不由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其实她也不在乎韩非的那点钱,不然也不会让其欠下那么多账了,之所以这般“咄咄逼人”也就是打个趣。

    经过这样一番小小的插曲之后,原本紧张的气氛也是松缓了许多……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将军府中,姬无夜的身上缠着一道道绷带,一边半躺在座榻之上一边喝着酒。

    不过此刻他的心中却是一点也不舒坦,有的只是愤怒与杀意。

    这时,伴随着微风吹过,一道声音传来:“将军这是怎么了?伤的不轻啊。”

    与此同时,一袭红衣白发对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

    姬无夜看了一眼来人,冷哼道:“今天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何必明知故问。”

    血衣侯微微一笑,问道:“没想到以将军的实力,竟然都会伤成这样,不知那人有着怎样的手段?”

    姬无夜回道:“那人与我交战之时并未动用兵刃,只是在弹琴。”

    “弹琴?莫非是音功?”

    血衣侯说了一句。

    姬无夜道:“应该是。他的琴音不仅可以化作威力强大的攻击,还让人心神混乱,就连内力的运行都会受到影响。”

    听到这话,血衣侯轻轻点头:“能够以琴声做到如此程度,那便是音功无疑了,而且还是极为高明的那一种。”

    说到这里,其神色却是微微一动,自语道:“琴声,莫非……”

    “侯爷怎么了?”

    姬无夜看着对方神态变化,开口问道。

    血衣侯嘴角微微翘起,轻声道:“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一点有趣的事情。”

    姬无夜知道对方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但却不打算告诉自己,顿时间心中更加不爽了。

    不过他也不能去强行逼问。

    只能接着道:“你去让蓑衣客查一下那个人,有消息的话就通知我。”

    血衣侯点了点头,随后其身影便模糊了起来,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