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 正文 第三一章 欺人太甚
    阿鱼面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惊讶,“抱歉,太子殿下。”

    李解目光如刀,划过她寸寸面庞,抚平袖间褶皱,语气平和:“和公主无关,公主不要怪罪孤拿你和逝去的人相提并论就好。”

    阿鱼眉眼舒展,笑容纯净,看起来不谙世事,“太子殿下客气了。”

    沈之行一直没有侧首,刚才的羞恼褪去,听到旁边两人的对话,他低头望着酒杯,从清澈的酒水之中,看到了他面无表情的脸。

    他似是掩耳盗铃,将酒水饮尽后,才长舒一口气。

    而此时,阿鱼已然重新回到了福王跪坐。两人小声的交流着,似是一见如故。

    阿鱼没有看他,可衣袂要改之下,她的手大胆的勾着他的小手指,并细细摩挲。

    周围全是人,甚至一大半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们的方向。

    她、她就一点儿都不怕吗?若让人发现端倪,会毁了她的名声的。

    沈之行想抽出手,又忧虑这样后,阿鱼会更大胆。

    一时之间,进退两难。

    痒意就这么顺着手指,一直传到了心间。

    一向心态平和的沈之行,此时却略显烦躁。

    “少国师,你在想什么?”

    沈之行侧头,看着太子。

    李解面上含笑,烛影落在他面上,忽暗忽明,显得难以琢磨。

    然,沈之行却能感觉到他心头的疑虑与试探:“只是在思索上人问的一个问题。”

    涉及长生上人这神祗般的人,李解也识相的没有多问。

    筵席用完,不过正午刚过,众人便在皇宫之中闲逛,因为晚间还有一场筵席。

    不知是顾忌还是嫌弃,并没有贵女主动找阿鱼攀谈。

    “快快快,给我松松,快勒死我了!”河堤翠柳旁,阿鱼完全不要形象的炸呼。

    她这腰被束得太紧,平日里习惯了也不觉得,然今天陪着福王那绿茶喝了不少酒。

    醉倒是没醉,就是胀。

    “公主,真的是辛苦你了。”雪影三人围着她,十分的心疼。

    等到终于可以自由呼吸时,阿鱼才坐下。

    刚要开口说话,身后草丛一动,就有一个‘啊啊啊’叫着冲出草丛的少女。

    “毛毛虫呀!快走开,快走呀!”

    阿鱼:“……”

    叫那少女不断往身上拍打,圆溜溜的眼睛都快溢出泪水了,阿鱼才无奈的让紫苏上去。

    紫苏以前在大汉是御兽鉴的人,小黑和它那些姘头平日里都是她照顾着。

    最难得的是,她对任何动物,都一视同仁。

    “好了小姐,你身上没有虫。”

    少女一听,顿时大喜,感动的道:“多谢美丽的姐姐,太感谢了。我叫齐梅,姐姐芳名是什么?”

    紫苏尴尬了,她不擅长与人交流。

    “她叫紫苏,是本公主身边的宫女。”阿鱼声音含笑道。

    “紫苏,好好听的名字!哇哇哇!小姐姐,你好美!”齐梅冲到了阿鱼身边,惊艳的看着她,“咦?不对,你是公主?我没见过你呀?我知道了!你就是大汉来的容华公主吧!三国第一美人!天啊,你太好看了,比那个鼻孔朝天的凌瑟好看多了。”

    没有人不喜欢夸奖,阿鱼被齐梅几句话夸得笑出了声。

    她记忆中没有齐梅的印象,不过想来她被吴帝关进冷宫的时候,她还没出生。

    倒是挺可爱的。

    “凌瑟倒是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过齐小姐,恼得齐小姐在他国人面前,都要把我贬低到泥里。”

    突然传来的带着寒意的声音,令阿鱼唇角的笑容瞬间隐去。

    侧头看去,就见一大群穿着靓丽衣裙的贵女,正娉婷朝着此处而来。

    走在前面的两人,姿态高傲,如火红的玫瑰般招人眼。

    阿鱼站起身,眸色沉沉。

    齐梅也没想到,随便说句话就被听到了,不过她也不怂,直接站到阿鱼前面,叉腰道:“我又不是针对你!本来容华公主就比你生的好看!况且你自己拿镜子照照,你是不是鼻孔朝天!凌瑟,别人怕你,我齐梅可不怕。”

    凌瑟‘嗤’了一声,轻视的扫过齐梅,最后目光定在了阿鱼面上。

    她红唇轻勾,蔑意深浓:“春儿,夏儿,齐小姐想来是想齐夫人了,你们把她送到齐夫人身边去。”

    齐梅被两个侍女架住,气得两脚乱蹬,“凌瑟!你太嚣张了!你们借两个快放开我,否则我叫我哥哥们打你们!你们弄疼我了!凌瑟,你不准欺负容华公主,你们弄疼我……”

    阿鱼心头一沉,也看向凌瑟。

    从对方这么嚣张就将一个明显身份高贵的贵女给架走,就足以证明这人表里如一的跋扈,青叶那一巴掌,说不得还是对方手下留情。

    偏生对方也不像是没脑子的样子。

    “凌小姐真是性情中人。”阿鱼讽刺道。

    凌瑟丹凤眼之中流光涌动,袅袅轻福身,“比不得容华公主容貌倾世。”

    两人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厌恶。

    “瑟瑟呀,你不是来找你的钗子吗?可别再把时间时间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阿鱼目光划过安平面上,眸光轻闪。

    这安平长得倒和曾经爱和她作对的安阳很像。

    王馥也看着阿鱼,不怀好意的道:“是呀瑟瑟,安平公主说的对,不应该在浪费时间。所以你看看,是哪个丫鬟故意撞的你?”

    阿鱼眸光一缩,抿唇道:“凌小姐的珠钗丢了,不如我送凌小姐一支。”

    她将头上一支价值不菲的琉璃钗摘了下来,递给凌瑟。

    “哟。”王馥用帕子掩唇,眸光闪动,“看来容华公主是知道自己的宫女手脚不干净,顺走了瑟瑟的钗子,所以想要用这支钗子作赔呀。”

    “闭嘴!”

    王馥不忿,却在阿鱼淡睨她的那一眼,噤了声。

    这大汉公主,怎么怪邪门的!

    阿鱼上前几步,与凌瑟面对面,“凌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凌瑟眯眼,眸光扫过青叶,“公主,我丢的钗子是我的心爱之物,所以,怕是不行。”

    阿鱼抿唇,亲自将手中的琉璃钗插在了凌瑟发间,还为她挽了一下鬓角的发,“凌小姐,我的侍女不可能做偷鸡摸狗的事。”

    凌瑟挑眉,伸手抚了一下头发,最后笑呷:“还是搜一搜身吧,这样也能还公主侍女的清白,不是吗?”

    阿鱼手骤然紧握!

    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