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八岁大将军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长安终究不是家
    入夜。

    铁血候府。

    此时朝官将甲,王侯贵人,皆已经离去。

    就连皇帝李隆基,也带着哀伤回了宫中。

    徒留下李玉娘与颜如初,还有赵云等将领,在铁血候府上,为李易守灵护府。

    “玉娘,你都几天没合眼了,去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我来看着。”

    颜如初走到李玉娘面前,语气怜惜。

    这几日,她也发现了,李玉娘似乎对李易的感情,超出了姐弟之间的亲情。

    让颜如初不由得悲叹。

    道德与伦理不合,有缘无分,世俗约束。

    在皇家可能破格,那是权势压破约束。

    而在之下,却显得不近人情。

    而颜如初并不知道,李玉娘与李易没有血缘亲属关系。

    “放心吧,我没事,我待一会儿就去休息。”

    李玉娘摇头。

    她怎么能睡得着呢?

    每次一闭上眼,就是李易身死的样子,使得李玉娘内心撕裂般的疼,无法入眠。

    颜如初跪在棺椁前,往火盆中添了几张纸钱,轻声询问道,“玉娘,如今小将军归京,不知玉娘可想到了葬于何处?”

    然而李玉娘眉头一挑,“仇未报,岂能入土!”

    颜如初一惊,“这。。。”

    李玉娘目视颜如初摇头,“不必劝我,如今小弟尸骨无存,只有一袭战甲与遗物,葬与不葬并未分别。”

    “待我找到幕后黑手,将其血祭,方可让小弟入土为安,不然我心不宁,他心不甘。”

    话虽如此。

    但李玉娘又何尝不想李易入葬,只是她不想将李易葬于长安,而是想带着李易回北庭入土。

    北庭毕竟是他父亲李辰忠镇守之地,她不仅可以常年守护扫墓,还能陪伴到老。

    而入土长安,数年风雨过,谁还会记得有李易这人?

    只能是孤坟凄凄。

    一句话,长安终究不是他们的家。

    只是这些话,不便于颜如初讲。

    毕竟女人心,有时候说变就变了。

    颜如初见此,倒是能理解李玉娘的心思,于是便问道,

    “如此的话,不知玉娘接下来该如何做?”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现在还不知。”

    李玉娘有些茫然,但随后又道,“我会立马传讯回北庭,让父亲将虎杀令给我,只有他们才能给我找到线索。”

    “虎杀令?”

    颜如初愕然。

    但是却没有出言询问,因为她知道,这可能是北庭的秘密,知晓多了反而不美。

    “不过,这一段时日,我们可以先了解一番长安,等待风起。”

    李玉娘虽然不知,刺杀李易幕后之人的线索,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会闲暇下来。

    可做之事还是有很多。

    毕竟长安不仅广扩,人口也不下百万之巨。

    其中朝官将甲,王侯巨贾何其多。

    这些人物环境,李玉娘都要一一了解。

    才能在之后的报仇中,游刃有余。

    “等长安起风?”

    颜如初有些不解的看着李玉娘。

    李玉娘靠近颜如初,轻声道,“如初,你仔细想想看,如今没有了小弟这个异类威胁在,而陛下年纪大了,那些盯着皇位的人,与支持的党羽,岂能坐得住?”

    “加之有安禄山杨国忠与李林甫这些弄臣在,朝堂又岂能安稳?”

    “这长安有他们在,有岂能安定?”

    说完,李玉娘双眸看着颜如初。

    颜如初不傻,很快明白了过来,当即气愤道,“这些权臣甚至可恶,大唐迟早会被他们。。。”

    话到了处,颜如初没有说下去,只有哀伤的叹气。

    她再气愤又能怎么样?

    她只是一介女子,而是还是位卑的小将,又岂能左右朝堂局势,对抗那些权臣呢?

    这一刻,颜如初感到了深深的无奈。

    她也瞬间明白了,为何李玉娘话中将小将军比喻为异类。

    因为如果李易活着,凭借李隆基的恩宠,加之手上的兵权,便是长安权臣忌惮的对象。

    甚至想要搞死几个权臣,也不是难事。

    只是可惜,小将军却被刺杀而亡。

    想到这儿,颜如初不禁有些泪目。

    “如初,别流泪,不然眼睛会受不了。”

    见颜如初又落泪,李玉娘抬起玉手,为之抹去,将她抱入了怀中,“我们管那么多做甚,只管为小弟报了仇就好。”

    “如初一切听玉娘的。”

    颜如初狠狠的点头。

    就这样,两人孤独的心,好似找到了寄托。

    而在铁血候府另一处。

    此时的赵云正在练武。

    枪出如龙的一瞬间,一道黑影出现在了他身后阴影之中,让赵云瞬间回枪向后方刺去。

    在距离黑影一寸时,却猛的收枪而立。

    轻声道,“来此有何事?”

    “咻!”

    黑影不答,直接扔给了赵云一个纸团,便纵身跳跃而去,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赵云收回目光,低头看着手中纸团,走到火把前,打开观阅了一番,脸色微变。

    当即将纸团焚之。

    朝外大喝道,“来人备马,本将要去营地。”

    “得令!”

    在外守卫的白袍军应喝。

    毕竟三路铁骑有一万多人,铁血候府肯定是住不下,李隆基便让龙武军腾出了一块地盘,让三路铁骑驻扎。

    很快,赵云带着一队白袍军将士,策马从铁血候府而出。

    来到营地之后。

    赵云在每百白袍军中,挑选出了最勇武,最机灵的将士,让他们取下了面具,换上了破旧的衣服。

    聚集在了一起,开口道,“你们将要去完成一个任务,而这个任务,会让你们不能以将士的身份出现在同袍身边。”

    “但是,这个任务却是本将都想要去执行,所以你们不必哀声叹气,去了以后你们会发现,这是将之荣耀!”

    有白袍军疑惑,不解的踏出一步,问道,“将军,我们能知道是什么任务吗?到底要我们干什么?”

    赵云摇头道,“本将只能告诉你们,你们要去一个山庄,誓死守护一个人,并且听从他的命令。”

    “至于其他的,本将也不可多说。”

    一百白袍军闻言,相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单膝跪拜,喝道,“吾等紧遵将命!”

    赵云转身,朝背后挥手道,“去吧,分散开来,不要聚在一起出城,等出城以后,你们便去城北二十里外的老农庄。”

    “到了哪里,会有人安排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