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煞当朝 > 正文 第二卷 中州举业 第二十七章 应举
    诏狱之内,魏三毛唉声叹气看着邢如龙和邢如虎两兄弟。

    圣旨一下,所有的囚犯尽皆释放,唯独留下了薛太岁一人,但是令人蹊跷的是居然让诏狱组织人手参加科举。

    魏三毛骂了一句:

    “这是什么圣旨,明明知道我们诏狱就是关押犯人的老粗,参加什么科举,这犯人们都跑光了,我们都快没饭吃了,谁还有心思弄这个。”

    邢如龙却在三人中间比较冷静:

    “我说魏管代,你也不用抱怨,又不是光我们诏狱,京城六部九卿都得出人参加科举,以显示天朝圣明,不使遗珠在沙,还是赶紧想想派什么人去应举吧。”

    邢如虎嘿嘿笑道:

    “要说平时,你俩一个比一个机灵,现在怎么灯下黑起来了,要我看这事小事一桩。”

    邢如龙“啪”扇了邢如虎一个暴栗:

    “你小子互吹什么大气,大字不识一箩筐,打起架来就能应付个筑基境,你是能参加文举呀还是能参加武举?”

    邢如虎嘿嘿笑道:

    “哪里用我亲自操刀,眼下咱诏狱不是还有个红发鬼嘛,那小子说是犯人吧,朝廷不给下诏,说是清白吧,又不让他回家,那现下只能是咱诏狱的人了。

    要说文举,在蜀山之时我可是见过这小子作诗,好坏咱不懂,反正听着新鲜解气;要说武举,我敢说没问题,刑惊天多大的本事,那是金丹大圆满,让这小子一脚给踢骨折了,黄风使章异是狠角色吧,不照样让他给捉住了。

    我敢说他现下一个人能放倒咱哥仨,打起架来绝对没问题。”

    魏三毛一拍巴掌:

    “对呀,怎么把这小子忘了,老虎兄弟,我敬你一杯,你这可是好主意。

    再说他一向跟裴家走得近,有老太师撑腰,不中举都难,这以后也是咱们诏狱出去的人呀,多少能沾点姻亲。”

    “你们嚼什么舌头呢?连我们裴家都绕进来了。”

    裴邵的声音早就在大门外响彻了起来。

    刑氏兄弟和魏三毛对眼一笑,说曹操曹操到。

    裴邵今日穿了藕荷色的大氅,一进门扔在桌子上一个银子包:

    “送给各位差官老爷了,足足三百两,拿去吃酒,我要接薛兄弟回家了。”

    魏三毛一愣,随即开口笑道:

    “应该的,应该的,举子哪有住在诏狱的道理,但是话可说清楚了,这是俺们诏狱的人,就是中了当朝状元,那也是俺们诏狱出去的。”

    “行了吧,就你门清。”

    薛太岁早就听见外面人言,他在屋中此刻就是闲住,大步走出迎接裴邵。

    裴邵上去拉住他的大手:

    “薛兄,近几日先在我府上应考,等你高中了,朝廷就要赏赐府邸了,到时候乔迁之喜可别忘了兄弟。”

    薛太岁一乐:

    “唉,闹来闹去依然还得应考证明自身清白,这日子过得,苦呀。”

    邢如龙在旁递上一碗茶水:

    “薛举人,在下提前祝你金榜题名!”

    ————

    裴槐老太师府上灯火通明,自从陛下下了重开文武两榜的圣旨,太师府就没一处可以消停。裴氏门生故吏本就极多,再加之裴邵有小孟尝的称号,门下食客大都想谋个出身,久在他人幕僚,终归不是常法。

    故而一时间门庭若市,均望能得到太师府的名帖,所谓查举,门第身家自是第一,如若出身不济,那只能去寒族的考场。

    所谓寒门清场应举,当然被录取的机会就太渺茫了。

    太师裴槐已经九旬高龄,早已不能熬夜,由两个通房大丫头铺了床被,上面架上了潇湘竹席,麝香喷了一遍又一遍,由小厮打着凉扇,不一刻已然鼾声大起。

    门厅内主持门客拜访的却是裴邵,三日下来忙的焦头烂额,一张俊脸早已没了神采,只是呵欠连连,苦苦用茶水支撑。

    “我让你们详细誊写薛太岁的出身、门第、过往履历,你们可想好了没有?”

    一旁的的青衣虞候打了个千儿:

    “我的裴爷,您这每天都嘱咐三次了,知道他是个大贵人,哪个办差的敢怠慢,他这样的履历最好编造,父母双亡,出生属地不明,自幼在行伍成长,可以说就是一身白纸,随便填写。

    我们只写‘太师府力荐’五字考评即可,其余的一概交由他自己誊写,任谁也查不出个一二三来。”

    裴邵乐不滋地点了点头,这‘太师府力荐’五字考评乃是当朝三公最高的评议,无需多说,定然入贵科场无疑,只要卷面不是太过糟糕,中个举人简直就是喝碗水那么简单。

    虞候旁边还有一个红衣小厮,此刻急急巴巴:

    “只是,只是裴爷,这位薛大爷脾气太怪,自从您把他领回来之后,半句话语也无。

    吩咐小的准备的西花厅早就打扫的干干净净,可是这位爷却好似看不上,非要了东南角的菜窖居住,这一不要饮食伺候,二不要仆人小厮,自己一个人躲在地窖里。

    这时间久了,小的怕把这位大老爷闷出毛病。”

    “哈哈哈”裴邵仰头大笑:

    “你们不知道,他乃是天下一奇人,休要多啰唣,他要怎样你们便依他怎样,只是三十日之后就是会试初选,具体题目和考法翰林院那边还没下来,但是日期不可违。

    去告诉薛爷,别一味待在地窖里,误了报名日子,把名帖放在他地窖门口,随他何时取用,再多备几张备用,他这个人有时候粗枝大叶,弄不好被他当成了厕纸。”

    小厮强忍笑意,暗道:

    “这薛大个子可不是您的儿子,这都替他想周全了,就差亲自喂饭了。”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