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仙侠世界 > 正文 第206章 咸阳,天才的烦恼(求月票订阅,3)
    咸阳宫。

    商季位于左侧,秦始皇则是翻看着图纸,脸上满是欣喜的笑容。这是白稷以苍鸽送来的书信,前面五封军报皆被他收藏起来,秦廷朝臣乃至整个咸阳都已知晓。

    秦军北伐一路高歌猛进,河南之地破敌无数,所有部落悉数被伐。而秦国的折损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还缴获了大量的物资,牛羊戎马数不胜数。秦国甚至可以装备起一支超过十万人的战骑军团,用的还都是匈奴戎马。

    白稷这封书信则是关于头曼城的,天降神火令头曼城付之一炬,所有生灵皆是化作飞灰。所谓的天降神火,秦始皇只想到种可能,那就是出自白稷之手。

    匈奴头曼被神火焚烧成灰,秦始皇是相当高兴。除开这些外,白稷还大破兰氏和须卜氏,以一己之力斩敌千人。这等手段,简直是神乎其神!

    区区匈奴戎狄,秦始皇从未放在眼里过。以秦国兵力,拿下河南之地是早晚的事情。白稷所展现出的本事,令他是叹为观止。有白稷在,六国余孽谁敢反秦?

    看完后,秦始皇徐徐将军书收了起来。而后露出抹笑容,注视着商季,“国师大破头曼城,天降神火,令头曼城付之一炬。国师不日便会启程凯旋,命沿途各个郡城准备好迎接大军,不得阻碍。”

    “唯!”

    “另外,泾阳如何了?”

    商季躬身作揖,缓缓开始说了起来。现在关中地区还未下雪,只不过天气也是越来越冷。胡亥不久前单枪匹马杀至丛林,亲手杀了数只灰狼野猪,还拔下灰狼的绒皮用来做成绒帽,送给商山四皓等人。

    胡亥非常懂事,学识造诣越来越高,令商山四皓也是赞不绝口。按照淳于越的说法,胡亥其实非常聪明,好好表现的话,未来必能成事。平时胡亥所做的文章,他都会一一看过,见解文笔越发精湛。

    ……

    听完后,秦始皇便遣下商季。在几个侍者的陪同下,慢慢走向田圃处。这是在咸阳宫外开辟的方田圃,四四方方,还能看到密密麻麻的土豆苗。昨天秦始皇才亲自把土豆花都给摘了,每天还会有专门的侍者伺弄。

    按照他估算,大概再过十来天土豆就能大熟。这可是他头次亲自耕种,种植过程中也是相当有趣。

    “快了,快了……”

    秦始皇眯着双眸,脸上满是期待。

    ……

    ……

    频阳,王府。

    王翦正逗弄着细犬,拿起两根脆骨丢了过去。而雪姬则是捧着白兔走了过来,手里还握着卷竹简。“大父,听说国师要回来了。”

    “嗯。”

    王翦活了这么多年,要是消息还没雪姬灵通,他还怎么在秦国立足?白稷凯旋的消息,他一早便自王贲口中知晓。说是泾阳那边已在庆祝,所有工人都多发了两钱。

    “哈哈,雪姬似乎很在意国师?”

    蒙毅这老狐狸正好在王府作客,当即闻讯而至,带着古怪的笑容。雪姬当即是低下头,连连摇头,不敢说话。而王翦则是瞥了蒙毅眼,有些无奈道:“蒙公大老远过来,可别只是为了欺负雪姬。”

    说着,王翦便挥了挥手示意雪姬暂且退下。自己孙女如何,王翦比蒙毅可要清楚多了。这消息,还是蒙毅带来的。老狐狸没事来他王府,绝对是没什么好事。

    “老将军请坐。”

    “来,玩两把象棋。”

    王翦这些天可都在研习棋艺,技术高了许多。蒙毅老狐狸倒也不怕,悠悠然坐下来,脸上带着笑容道:“频阳的祥瑞可否大熟了?”

    论辈分,王翦是蒙毅叔伯辈的。就算是其翁蒙武,当初也是王翦手底下的裨将。所以,蒙毅是发自肺腑的尊敬这位老将军。蒙氏和王氏私交还算可以,但还是得保持一定限度。两家在秦国地位极高,走的太近难免会遭人猜忌。

    “还未大熟。老夫算了算,似乎是晚了十几日。”

    “不瞒老将军,咸阳各个勋贵还有泾阳等地祥瑞,皆未大熟。”

    “这是为何?”

    王翦顿时面露不解。他们这还是头次种植祥瑞,全都是严格按照《田律》记载的去种植。要说他们这是种的问题,泾阳那边又是怎么回事?

    蒙毅走了步棋,“毅猜测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

    现在天气是越来越冷,已经要得裹上厚实的裘袄。他记得白稷曾经说过,天气冷的时候土豆可能会停止生长。当时白稷更改土豆基因的时候,令其生长速度增加。天气只要不是太冷,那生长速度只会降低。

    “兴许可能,国师说过冬季无法种植祥瑞。”王翦顿了顿,不解道:“除开祥瑞,蒙公还有何事要说?”

    蒙毅没这么闲,祥瑞晚个十几天而已,还不至于亲自跑过来询问。再者说,这种事情不去泾阳问县令,怎么可能会问他?

    “咳咳!国师此次立下泼天大功,皇帝也有召其回咸阳之意。以国师风格,怕是比昔日商君还要彻底。”

    蒙毅主要还是为了这事而来,想找王翦商量下。王翦如今虽说远离朝堂,可他的影响力尚在,所以想找他来商量商量。

    “此事皇帝自有谋划,吾等休提。”

    王翦摆摆手,不想讨论这话题。在他看来,若是白稷提出的政论对秦国有利,他其实觉得没什么问题;朝中大臣也不是吃素的,若是于秦国有害,他们也不会接受。

    “老将军,毅并非是要阻止国师。国师提出的诸多政论的确有用,但未必适合现在的秦国。就拿赋税来说,泾阳田赋十五税一,这能推至秦国吗?”

    “所以蒙公想如何?”

    “唉——”蒙毅是深深的叹了口气,“国师为真仙,比之往昔商君强太多。不论国师如何,必不会受到多少影响。但是,秦国若因此受损……老将军该清楚,秦国如今初定,实在经不起多少折腾。”

    蒙毅对白稷很钦佩,但他终究是秦国勋贵,必须得为秦国利益考虑,这也是为蒙氏一族着想。他并不是觉得白稷做的不对,只是单纯觉得要徐徐图之,怕白稷太过着急。

    “老夫已告老还乡,不想理会朝堂之事。”王翦把炮一推,露出抹笑容,“将!”

    “老将军棋艺精湛,毅佩服。”

    蒙毅笑着拱手。

    王翦轻轻抿了口温水,淡然道:“你们大可放心,国师并非不懂这些。另外,你们也不用害怕自己地位受到威胁。秦国不可能只靠国师,需要你们相助。做好自己分内之事便可,勿要多虑。”

    “哈哈,果然还是瞒不过老将军。”

    蒙毅可不是自己要来的,背后还有不少勋贵朝臣。刚才那些都是蒙毅的意思,很多朝臣则是担心自己的地位会因此受损。想想就知道,白稷可是学究百家,有经天纬地之才。他要真的入秦廷为官,还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当人太过聪明出色,或许会伤害到身边人。这事白稷自己就经历过,当时班上有个学霸,别的科目正常,但数学爆炸强。老师说一遍,他就能全都会了。做个测试他们还没写完呢,人家就已经提前交卷,分数批改后直接就是满分。

    而现在,白稷带给这些秦廷勋贵就是这种感觉。

    “老夫的看法是勿要慌乱,静静等待便可。国师此次立下大功,北伐匈奴,破匈奴王庭,杀头曼。入秦廷为官,理所当然。”

    王翦顿了顿,继续道:“还有秦廷勋贵大抵皆已年老,国师若能为官,可能会更好。年纪越大,越发感到疲惫,老夫如今便极其嗜睡。老夫听说,王绾现在过的就很不错。”

    “毅心中知晓,多谢老将军教诲。”

    “蒙公可留下进餔食后再走。”

    “不不不,毅还要去泾阳做事。”蒙毅面露笑容,“泾阳饭食颇为美味,毅还是去国师府上蹭饭的好。”

    “……”

    蹭饭这词,还是蒙毅从白稷那学来的。王翦则是哑口无言,要论味道那他这肯定比不得白稷府邸上的。蒙毅这是想留着肚子,在白稷府上蹭顿餔食。

    当然,蒙毅可不光是为了蹭饭。主要还是想着去泾阳瞅瞅,把钢铁和麻纸都得买回去。

    ……

    ……

    那晚,蒙毅饭没蹭到,反倒被商山四皓啐了满脸唾沫。

    “汝堂堂上卿,隔三差五来府上蹭吃蹭喝,无耻!”

    “呸!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蹭?”

    淳于越还是比较干脆的,大手一挥。

    关门,放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