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锄清 > 正文 第七十三章:府衙上空的蘑菇云(3)
    苏尔达哂笑:“你家的罪过比较大,不知道张公子的赎罪银,能拿出多少呢?”

    时间太紧了,他并没有将张家的底细调查清楚,不过,以此子上报的价格,扩展十倍,想来应该不差吧!

    张士翎伸出了一根手指:“不敢欺瞒苏将军,学生准备了十箱金银,并有此物送上!”

    他伸手入怀,掏出一沓银票。

    佟图赖接过一看,只见是张家钱庄开具的一万两见票即兑的票子。

    苏尔达轻笑起来,在弄死张家之前,先收了好处,也不赖嘛!

    收了钱,再将他们一个个给碾死,那种愉悦……

    哈哈哈哈!

    臭虫就是臭虫啊!果然来给爷们送银子了!

    “赎罪银呢?”苏尔达搓了搓手中的银票,满脸堆满了阴险的笑容。

    “啪啪!”

    张士翎一拍手,有下人抱来十口箱子,摆放在堂内地上。

    “这里有五千两黄金,还请苏将军网开一面。”

    五千两黄金!

    苏尔达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金银的兑换是一比十三左右,并且这些年来,黄金越发的值钱。

    这种大批量的黄金,若是拿到江南去兑换白银,当价值七万两白银左右!

    江浙一带。足足能达到一比十四的兑换比!

    苏尔达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张思源、李挺然是必须要死的,但是,这些金银,不妨碍他收取啊!

    “却,却不够…十,十倍…”

    苏尔达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说出的这句话,他的心神,已经全部被堂内的十口箱子吸引了。

    “那还望苏将军照顾学生家父、翁舅一二,学生这就去继续筹措。”

    朱慈炯弯腰行礼,退出了衙门。

    “主子爷,发财了啊!”

    佟图赖眉飞色舞,五千两金子啊!

    就算他们从东北打到了江南,抢夺的金银无数,这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要知道整个国家,一年的税赋才不过875万两银子,这里就是百一了啊!

    “打开看看!”

    苏尔达吞了一口口水,这个奴才,实在是太和他的心意了,既然意外得到了一笔外财,倒也不妨赏他几锭金子。

    佟图赖快走几步,伸手抓住了一个箱子的扣环。

    堂内的清兵,都是精锐摆牙喇,也就是所谓的白甲兵。

    这些人,那是比马甲还要精锐的存在,就算多尔衮时期的正白旗,一个佐领也才只有二十来人。

    若是寻常的八旗,一个佐领也就是十来个摆牙喇而已。

    卓布泰派遣苏尔达来打前站,自然不会亏待他,这摆牙喇直接就给顶配了。

    此时,府衙里的三十来个旗丁,其中大半都是摆牙喇。

    众人都没有见过五千两金子摆在一起的场景,于是纷纷伸长了脖子,朝着佟图赖手中的箱子看去。

    第一个箱子被打开了!

    “轰!”

    满室金光!

    众人只觉得眼都快要晃花了,金光闪闪,充满了整个衙门。

    “哇!咕咚!”

    众人齐齐惊呼,咕咚咕咚的吞咽口水声,此起彼伏……

    “嗤嗤……”

    佟图赖眨眨眼,似乎有什么声音?还有一股怪味?

    只是,脑袋已经被满室金碧辉煌给充斥,他竟然没有反应明白——鼻翼间的是火药味。

    第二个箱子盖一打开,正堂里的金光,就又浓郁了三分。

    “哇!”

    众人再次惊呼。

    吞咽声又大了三分……

    “什么声音?”

    苏尔达短促的欣喜之后,脸色瞬间大变,怎么像是火枪火绳燃烧的声音?

    “不好!”

    苏尔达瞳孔猛然收缩,伴随着第一缕朝阳的光芒,斜射在衙门门口,那箱子上面淡蓝色正在飘散的,不是火药燃烧后的余烟?

    “快走!”

    苏尔达一跃从主位上跳起,朝着后门扑去!

    “轰隆!”

    一声惊天巨响,众人眼睁睁的看着——箱子里的金锭猛然弹飞上了天空,将屋顶打碎了一大片……

    木箱猛然被整个撑爆,露出了里面的铁箱,就在热浪氤瀘可见的前一刻,那四四方方的铁箱,骤然被憋得通圆!

    “那是火药!”

    就在众人心思转动的前一刻,铁箱炸裂开来!

    “嘭!”

    火光迸射!

    “咔嚓!”

    铁箱粉碎,压缩到了极致的火光,瞬间扩充开来,充满了整个府衙正堂……

    无数尖锐的铁锭彪射……

    “biubiu!”

    众人的脑海里,回荡着身体被洞穿的声音,身体却已经不听使唤……

    就在被烈焰吞没的一瞬间,有人低头看了看身上密布的洞眼。

    血液就像是喷泉一样,两面飚洒……

    “狗日的,臭虫反天了……”

    难以置信的思维,盘桓在众人的意识尽头。

    烈焰,吞没了府衙正殿!

    “轰!”

    “轰!”

    “轰!”

    ……

    接连一阵爆响!

    青砖修建的府衙正殿,轰然倒塌。

    甚至,就连府衙前面的照壁,都给生生推走,砸在了对面的围墙上,倒塌了一大片……

    一团巨大的火球,自南阳城内拔地而起,黑烟冲入天际,就像一朵蘑菇云。

    气浪,将出了府衙,拔腿就跑的张士翎推翻在地。

    一阵巨响,张士翎耳朵在轰鸣,什么都听不到了。

    吐了一口摔破了嘴唇后的血水,他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满大街加快了脚步的百姓,和几百米外,府衙内一片鬼哭狼嚎声,张士翎的嘴,咧开了。

    “狗日的,真带劲!”

    就在昨天下午,殿下告诉他了这个办法。

    匆匆赶回来的三叔,建议让三家子弟分别潜入各个城池,作为内应。

    而殿下更进一步,直接在这个基础上,制定了炸死卓尔达的办法。

    拉燃的引线,很好制作。

    不能作为燧发枪火石的红磷石碾碎了,与火药一并粘在麻绳上,再配以一个摩擦装置即可。

    送入府衙的十口箱子,里面一共装了三百多斤火药。

    这玩意,就算是用来炸毁城墙,都是绰绰有余的!

    ……

    远处,张家早已枕戈待旦的子弟、家丁,纷纷拿着刀枪,朝着府衙冲来。

    密集的脚步、身畔百姓惊慌失措张大的嘴,张士翎双耳只剩下了轰鸣。

    “少爷,少爷!”

    有人在张士翎面前,焦急的大喊着。

    然而张士翎什么也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