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昭周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过了这关
    出了代园之后,林三郎心情有些不太好。

    作为半个穿越者,他本来在这个世界拥有绝对的优势,且不说能够称王称帝,起码一世富贵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从他碰到赵歇,拿到了一百贯钱之后,一直发展的极为顺利。

    先是挣钱,再到初步摆脱嫡母的束缚,他已经一步一步做的非常好了,现在林昭已经开始准备用那五千贯钱投资下一个生意的时候……

    麻烦来了。

    问题出在他收赵歇的那一百贯钱上。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报信的差事,需要一百贯钱,林昭当时收了这个钱之后,也知道可能会承担一些风险,如今……那个可能存在的风险,已经来了。

    林昭一个人默默的走在越州的大街上,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宅子里,宅子依然还亮着灯,他回到院子里之后,林二娘才从家里走了出来,对着林昭问道:“昭儿今日去哪里了,怎么这会儿才回来?”

    林昭勉强一笑:“七叔喊我去他那里吃饭,我就去了。”

    “是林侍郎啊…”

    林二娘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开口道:“林侍郎是进士老爷,你多与他亲近亲近也是好事,他要是能在学业上提点你几句,你以后科考就会容易许多。”

    时至今日,林二娘依旧没有放弃让林昭考学的想法,在她眼里,这个世界上只有科考一个行当,能让林昭真正从底层的泥潭中跳脱出去,成为这个世界的中层,上层。

    林昭摇了摇头,叹息道:“阿娘,咱们家可能…招惹祸事了。”

    关于活字印刷的事情,这些天林昭已经与林二娘大致说过一遍,林二娘闻言皱了皱眉头,轻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林昭叹了口气,开口道:“长安城的贵人把活字买了去,如今在长安大肆推行,另一边的人就有些不高兴,派人顶了越州知州的位置,过些日子就要到越州上任来了。”

    “这些朝堂上的大人物你来我往,都是官身,伤不到他们自身,但是我与阿娘这种小民百姓,一旦牵连进去,一不小心就要遭苦遭难。”

    “所以为娘才一直想让你考个功名。”

    林二娘脸上依旧没有什么慌乱,她轻声道:“你身上有了功名,那些当官的便不敢轻易动你,也不用这样担惊受怕。”

    说到这里,林二娘看了看紧皱眉头的儿子,轻声道:“不过昭儿你也不用慌乱,这件事因林元达而起,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置之不理,他是年仅四十岁就做上侍郎的人物,不可能全无应付的手段。”

    “且看着就是了。”

    林二娘拉着林昭的手,宽慰道:“想来就是长安来人,也不能全然不讲理。”

    林昭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阿娘说的是,儿子只担心阿娘受苦。”

    “昭儿还是孩子,哪里有孩子担心大人的道理?”

    林二娘轻声道:“咱们会平安无事的。”

    林昭点了点头,与母亲说了几句话之后,便简单洗漱了一番,回自己房间里歇息了。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的爬了起来,吃了早饭之后,连书铺也没有去,便朝着谢家院子走去,到了谢家院子门口,他伸手敲了敲门,叫道:“谢叔,在家否?”

    很快,房门被打开,谢澹然站在门后面,咬牙轻道:“明明知道阿爹没在家,叫什么……”

    上一次林昭来寻她,为了掩人耳目,就是叫的呼唤的谢三元。

    很显然,这一次谢澹然依旧以为林昭是来找自己的。

    “你一大早不去书铺,来我家做什么?”

    林昭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苦笑道:“谢姐姐,我这次是真的有事寻谢叔,这一大早,谢叔哪里去了?”

    谢澹然神情一滞,然后开口道:“最近一段时间,阿爹每天一大早就出门去那个新作坊,每天到太阳落山才回来……”

    说到这里,她抬头看着林昭:“三…三郎,出什么事了么?”

    “没什么,只是有件事要知会谢叔一声。”

    他喘了口气,对着谢澹然开口道:“谢姐姐先在家里,我去寻谢叔了。”

    谢澹然点了点头。

    “你去罢……”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林昭已经转身跑远了,看着林昭远去的背影,谢澹然跺了跺脚。

    “我还在生气呢…”

    她咬了咬嘴唇,气道:“中午不给你送饭了!”

    ……

    这一边,林昭很快到了新作坊,新作坊里,谢三元正跟几个铜匠待在一起,琢磨着怎么做好铜模,他在作坊里待得久了,这会儿身上已经沾了不少黑灰,见到林昭过来了,谢三元这才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回头对着林昭开口道:“三郎你怎么没在书铺,跑到这里来了?”

    这个上半生没有做成什么大事业的中年人,被活字印刷激起了极大的工作热情,现在几乎是一门心思的扑在了上面,想要在这个行当里做出一番事业。

    “书铺今天没有开门。”

    林昭长出了一口气,拉着谢三元的衣袖,开口道:“谢叔,我有些事情与你说。”

    作坊里铜匠们仍旧在叮叮当当的敲打,而且人多口杂,根本没法说话。

    “这里太吵了,我们出去说。”

    谢三元回头吩咐了铜匠几句,然后就被林昭拉出了作坊。

    这个平日里穿着干净的书铺老板,这会儿衣衫不整不说,而且脸上还有不少黑灰,看起来颇为狼狈。

    他看着林昭,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三郎,出什么事了?”

    “出大事了。”

    林昭面色严肃,把他拉到了一边隐秘的地方,沉声道:“谢叔,越州要换知州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谢三元白了林昭一眼,开口道:“这事我前天就知道了,说是从前的杨知州贪污受贿,被罢官夺职了,这些当官的都一个样,没有几个是不收钱的,说起来杨知州这几年在越州,越州还算风调雨顺,没有什么大灾大害,换一个知州过来,未见得比杨知州做得好。”

    谢三元算是越州城的中层甚至是上层,虽然还不到士绅的阶层,但是关于官场的消息,他知道的肯定比林昭要多。

    “官场上都是来来往往,换个知州有什么稀奇的?”

    他看了林昭一眼,开口道:“你小子还有别的事情没有,没有我就要回去忙活了。”

    “新来的知州,是七叔的政敌。”

    林三郎依旧拉着谢三元的衣袖,声音低沉。

    “谢叔,咱们的活字印刷,传到长安去了,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这个新知州,很有可能就是来查这件事的。”

    林昭深呼吸了一口气,咬牙道:“谢叔,从现在开始,无论是谁问你活字印刷的事情,你都要一口咬定,是从我这里来的。”

    “而我这边,必须要说是从七叔那里来的。”

    “这件事,我们一定要咬死了,绝不能有半点疏漏。”

    “更不能提起半点关于那一万贯钱的事情!”

    林昭声音低沉:“过了这关,咱们该挣钱挣钱,过不去,可能就惹上大麻烦了!”

    谢老板本来满脸笑容,听到了林昭这番话之后,立刻就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