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北国谍影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处理票据
    高桥哲夫一离开,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又活泛了起来,白思南上前给许诚言详细介绍了周围几个同事,大家一一见礼过后,并为许诚言选了一张靠窗的办公桌,又带着去领了一些办公用品,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把一切收拾妥当。

    白思南是天津人,能言善道是出了名的,一口的津片子很是健谈,这样性格外向的人,在工作单位里一般人缘都很好,和上下级的关系也处的不错,这也是高桥哲夫为什么安排白思南来帮许诚言的原因,显然也是用的顺手。

    许诚言当然也是刻意结交,他的口才自然不错,两个人一来一往,聊的投机,很快就熟络起来,彼此也不再客套,就以“诚言”,“老白”相互称呼了。

    回办公室的走廊里,白思南走在前面,怀里抱着一摞稿纸,边走边向许诚言介绍新民报社的一些情况。

    新民报社有几位高层,因为新民报社在太原市是分社,所以不设社长,负责人是总编江口直仁,下设有两个主编,一个就是高桥哲夫,另外一个是中国人,名叫程时捷,分别负责报社里关于新闻方面的两个部门。

    一个叫时政新闻部,简称时政部,由主编高桥哲夫负责,这个部门是新民报社最主要的部门,因为新民报毕竟是给日本人张目的,它的主要版面都是在刊登宣传有利于日本方面,也就是所谓的“日中亲善”“东亚共荣”之类的虚假文章。

    不仅如此,它还有专门面向日本军方和侨民的专栏,全都是以日文的形式刊登,这些工作都是时政部负责。

    因为能够接触到很多重要部门和信息,所以时政部的成员近一半都是日本人,另外一半是已经赢得了日本人信任的中国人,就像白思南这样的情况,他们都是从平津地区的新民报社调过来,并在日本人的手底下工作过很长时间。

    另外一个叫社会新闻部,也叫社会部,由主编程时捷管理,主要负责一般的版面,比如本地发生的民间趣事,财经房产,娱乐八卦的一些信息,还有包括广告专栏,刊登商家广告,寻人启事之类的事情,总的来说,和其它报社没有什么不同,接触不到什么重要信息,相对来说,社会部不过是时政部的辅助部门,一直以来都不受重视,成员都是中国人。

    除了这两个部门以外,报社里还有诸如人事部,排版印刷车间,以及杂七杂八的一些小部门,机构齐备,分工明确。

    此时,就再两个人交谈之际,迎面走来了一个男子,此人大概三十多岁,身形不高,平头短发,容貌消瘦,身穿深色西装,表情也很严肃,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根硬邦邦的木柴,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白思南一见此人,赶紧给许诚言使了个眼色,侧身靠在一边,同时微微颔首一礼,嘴里问好:“渡边先生!”

    来人是个日本人,地位还不低,看着白思南的模样,许诚言也学着侧开身子,微微颔首,嘴里却没有出声。

    这位名叫“‘渡边”的日本人,对白思南和许诚言的行礼根本没有回应,只是目光扫过之时,在许诚言身上停留了一下,随即就没有再多看一眼,径直从两个人身旁走了过去。

    看着他快步上了楼梯,许诚言这才低声问道:“这个人是谁?看上去可不好说话。”

    白思南一撇嘴,压低了声音回答道:“这人叫渡边恭介,也是咱们时政部的,不过人家是首席记者,在报社的地位非同一般,只在江口总编和高桥主编之下,就是程主编也要看他的脸色,尤其是脾气还不好,所以我们见到他都要小心一些。”

    说到这里,他才想起许诚言也颇有背景,这才宽慰一笑,说道:“不过你放心,有高桥主编的面子,只要不惹事,他也不会欺负到你的头上。”

    话里话外,白思南对渡边恭介颇有畏惧,可见这个人不好打交道。

    不过日本人一向看不起中国人,这种情况也是寻常,许诚言并不以为意,老实说,他虽然知道自己的日语老师和高桥哲夫有些关系,但到底不了解具体内情,所以也不敢多事。

    此时白思南略微顿了顿,决定把话再说得透一些,毕竟许诚言也和自己一样,都是高桥哲夫的人,说话不用太顾忌,他显得有些神秘的接着说道:“渡边恭介这个人不简单,他不仅有特高课的背景,而且他在上层很有些关系,一般针对日本军方和政府官方的敏感信息和报道,都是他主持。”

    原来是特高课的人!

    许诚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新民会的背后就是日本特高课,在新民会里面担任顾问和参议的日本人,很多都是特高课特工来兼任,看来渡边恭介也是这种情况,也只有这样的背景,才能得到日本军方的信任,接触一些保密性较高的信息。

    入职的事情办完,临近中午的时候,许诚言这才下了班,因为今天约好了张志远见面,所以婉拒了白思南请他喝一杯的好意,离开了新民报社。

    等他来到聚文书馆的时候,计云也正好赶了过来,时间正好是十二点整,两个人进了书馆,因为已经正午时分,书馆里没有顾客,丁明睿正坐在柜台后面看书,听到脚步声,抬眼看是许诚言二人进来,赶紧迎了上来。

    “志远来了吗?”许诚言轻声问道。

    “已经到了一会了,就在里面!”

    许诚言点了点头,和计云一起走进后面的堂屋,丁明睿守在外面警戒。

    两个人一进屋,就看见张志远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显然等的有些着急了。

    “学长,有什么事情交代我?”张志远一脸的兴奋,他自从回到太原之后,一直潜伏待命,没有接到任何任务,心中难免迫切,今天早早的就赶了过来,等候许诚言的到来。

    “沉不住气了?”许诚言微微一笑,“叫你过来,没有别的事,就是让你来帮我看一看这些东西。”

    说完示意计云,计云将带来的公文包放在张志远的面前,说道:“我们昨天忙活了一夜,可是隔行如隔山,没有什么收获,你们张家是世代经商的,你也差不了,看一看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价值?”

    张志远诧异的看了两位学长一眼,然后拿过公文包,打开之后取出里面的票据,查看起来。

    可是刚看了几眼,就已经反应过来,抬头说道:“这东西怎么在你们手里?”

    许诚言也没有瞒他,如今卢明志已经清除,这些事情也不需要保密,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清楚,最后解释道:“昨天时间紧,所以没和你说透,现在你看看,这些东西有价值吗?”

    张志远听完,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艳羡的说道:“还是学长你们有办法,卢明志就是躲得过这一关,也躲不过下一次。”

    拍了拍两位学长的马屁,他又接着查验这些票据,翻看了一遍之后,说道:“这些都是联合准备银行的资金往来票据,对我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价值。”

    此言一出,许诚言和计云都颇为失望,他们知道,张志远也是临澧班毕业的优秀特工,对情报分析这一路并不差,他说没有情报价值,估计也错不了。

    “算了,原本就是搂草打兔子,顺带脚的事儿。”许诚言倒是不以为意,这件事本就是他顺势而为,有收获当然好,没有也无所谓。

    可张志远接着说道:“对我们是没用,可是对日兴会社来说,却是非常要紧。”

    计云不禁有些着急,一伸手拨弄了一下张志远的后脑勺,没好气的说道:“别卖关子,说清楚一些。”

    张志远对许诚言还敢有说有笑,可对计云就没有那么随意了,揉了揉脑袋,赔笑道:“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吗……”

    然后拿起票据挥了挥,解释道:“其实也没有什么难理解的,这些东西是没有情报价值,但却有经济价值,目前山西境内的经济都被日兴会社把控,一家独大,已经没有其它银行插手的余地,所以天津各大银行如果向山西汇款和转账,都要通过日兴会社支持的联合准备银行。

    但各大银行不可能把这么多现金运来山西,所以都是账面上的变动,这和银行的电汇汇款道理是一样的,这些票据都是日兴会社和天津各大银行的经济往来凭证,有了这些票据,几家银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核对,核对成功再把账目抹平,就完成了资金的转移,这样做既安全又快捷。”

    听他这样一说,许诚言都点了点头,说道:“也就是说,如果丢失了这些票据,无法进行核对,那么各大银行之间的账目就无法核算,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对日兴会社的损失大吗?”

    “会有一定的损失,比如说会拖延他们接下来的资金运转,但是问题也不大,通常的做法是,延迟账目的核对时间,不同银行核对的时限都不相同,有的一个月进行一次核对,有的两个月,只要双方约定好,这是可以推迟的,在推迟期间,重新去各大银行根据原始票据一点一点的找回来,也是可以的,只是这样做工作量比较大,也不方便。”

    听到他这么说,许诚言和计云都是颇为失望,这样一来,对日兴会社在实质上没有什么伤害,只是费一番手脚罢了。

    “不过,这对于负责账目的石田胜平来说,这可就是大问题了。”张志远继续说道,眼中却闪过一丝兴奋之色,“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会严重影响日兴会社在各大银行,尤其是在外资银行的信誉,这件事情一定会捅到北平总部,至于有什么后果就难以预料了,我敢说,石田胜平现在一定是热锅上的蚂蚁,连觉都睡不着!”

    许诚言从中听出了一些意思,他摆手说道:“你直接说,有什么想法!”

    张志远知道自己的心思瞒不过这两位学长,干脆直接挑明:“这些票据对于石田胜平来说非常重要,运气不好,甚至还会毁掉了他的前程,所以说奇货可居,我想用它来当一块敲门砖,和石田胜平拉一拉关系,正好可以解决一个棘手的事情。”

    “敲门砖?说具体一些!”听他这么一说,许诚言顿时来了兴趣。

    张志远也不讳言,直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番,

    原来就在这段时间里,张家的生意遇到了一个大麻烦,之前张家在山西经营着不少生意,其中粮食生意就是一个大头,每年都为张家赚取不少的利润。

    可是日本人占领山西之后,严格控制占领区的粮食生产和收购,张家的粮食生意就一落千丈,各地的粮店纷纷关闭,到如今在太原还有两家粮店勉强维持。

    可就是这样,这两家粮店也被日兴会社盯上了,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向张家施压,并通过中间人传话,迫使张家交出店面和暗中存储的粮食。

    这让张家实在是难以应付,店面一事倒还好说,关闭了也就算了,反正现在也不挣什么钱,可是张家偷偷存储的大批粮食,在这个乱世里可是太贵重了,白白交出去,绝对是伤筋动骨,又岂能甘心?

    要不是张家的当家人张兴贤是商会会长,在太原伪政府里也有可靠的关系,此时早就乖乖就范了。

    可是这件事情拖延不了多久,日兴会社势力太大,就是日本的军方事务他们都敢插手,更不要说张家这样的大户,所以低头服软是早晚的事情,为了这件事,张家上下伤透了脑筋,张兴贤这几天也是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张志远看在眼里,心中自然焦急,可是今天看到这些票据的一刻,顿时有了新的想法。

    石田胜平是太原日兴分社的重要人物,如果他能够出手,为张家周旋,这件事情相信可以迎刃而解,而且通过此事,还可以走通石田胜平这条路,不说别的,随便给张志远升上一级,是绝没有问题的。

    张志远把自己的打算向许诚言一一道出,马上得到了许诚言的赞同,能够解决张家的危机,又能够帮助张志远再进一步,在警察局里站稳脚跟,就已经是非常大的收获了。

    “很好,票据就交给你处理了,不过,这件事不要张扬,石田胜平不敢明说票据丢失的事情,就是事情传出去,被总部追究,所以你不能通过警察局,干脆把票据交给你父亲,让他私下和石田胜平接触,这样作,才最趁他的心思,他才会领张家的情,对了,关于票据的来源,要准备好说辞,在细节上要严谨。”

    “明白了!组长放心,绝不会出问题!”对于许诚言的交代,张志远当即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