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苟个富贵盈门 > 正文 第一四六章 三日
    徐府的又一次家庭会议。

    虽然没什么有用的建议,到底还是能壮壮胆的。

    就是这开头······

    “没事吧?这能有什么事?谁规定英公后裔就不能继承孙真人的疮科医道了?”

    凌风子相当的豁达,听来徐清沉重的讲述,一副屁事没有的神情,似乎对于暴露徐义是英公后裔还有一丝兴奋。

    那是,徐义也是世家了,再搭配现今徐义的地位,就是在长安城,那也是一号人物了。

    本来徐义已经是长安城的一号人物了。长公主的义子,真不是一般人。

    到底是山野之人,想不到朝廷的凶险。

    “凌风,你可记得,主公是孙真人守墓人的说法,是经你口让人知晓的。现在,不管是信安王,还是崔家,包括整个大盛朝廷,都认为主公是孙真人的守墓人。”

    “这突然主公又成了高平北祖上房徐氏,信安王如何想?崔家怎样想?长公主会怎样认为主公?圣人呢?整个朝堂呢?要不你去给诸位解释解释!”

    繁华已经把凌风子的眼迷了,心思根本就不再转了,每天就想着进长安后,他的医术会得到达官贵人的认同,从此他就能扬名了。

    也只有徐清整日跟着徐义,才知道徐义的艰难。

    凌风子这时候有点怕了,这不仅仅是涉及徐义的前程,更是很可能涉及到公明殿的命运。

    傻眼了,欺君呀!凌风子站起来转圈,不停的转圈。

    徐义看着眼晕,却也不好说他。

    就没想过自家的这些憨货能说出什么有用的建议来。

    “徐义本来就是孙神仙的疮科传人呀!”

    莺娘如是说。

    这样的结论,是谁都认同的,也觉得这是事实。除了徐义。

    在这样的结论下,现在需要解决的就是凌风子说徐义是孙思邈守墓人,和徐世平之孙的勾连。

    只有徐义清楚,自己跟孙思邈一点关系没有。

    最大的谎言不是凌风子说自己是孙思邈的守墓人,而是自己的来历。

    “莺娘,现在主公是高平北祖上房徐氏这一点,已经暴露了。而原本凌风子放出去主公是孙真人疮科传承人的说辞? 如何跟徐氏后裔勾连便是难点。”

    “当初凌风子的说辞是自己进山祭奠孙真人时? 巧遇山洪,整个守墓人只剩下主公一人? 从而带主公下山了。”

    “事实上······”

    说到这? 徐清还左右看了看:“事实上我等都清楚,主公是在随家族回乡时被劫······”

    “是啊? 我知道呀。徐义被劫一事,除了家里人? 还有谁知道?那一伙盗匪? 我随师父已经全数斩杀了。”

    “说是从山里带出来有何不可?又有谁知道缘由?即便朝廷从洮河入手,小时候徐义也曾被我师父带进山过,离开洮河也不是一次两次······”

    徐义本来对自己人的讨论不抱希望的,听到这? 徐义好像抓住了什么? 就差那么一点点,这所有的事就都能理顺了。

    “莺娘,你是说咱们以师父并不知道我是高平北祖上房徐氏后裔为原点展开?”

    徐义没接收这个徐义的记忆,若莺娘所言是真,好像就有点说道了。

    在洮河的徐义? 不止一次的离开洮河,被莺娘的师父带进山? 进终南山做什么,那就是随便自己说了? 完全可以说是进山为孙神仙守墓,也可以说是进山接受孙神仙疮科的隔代传承。

    而凌风子进山的那一次? 确实也是跟徐义巧遇了。

    因为徐义忌讳高平北祖上房徐氏的名头? 自己隐瞒了这段经历? 凌风子便自认为徐义只是孙神仙的守墓人。

    好像一切都能说清了。

    “徐义,拖延三日,莺娘出去三日,三日后再定。”

    “行!这三日,我先去细柳营转转,也说的过去。避开这一阵长安的传闻。”

    徐义不确定莺娘出去三日要做什么,不过,徐义这时候思路已经很清楚了。

    自己忌讳高平北祖上房徐氏的跟脚,从而没有对公明殿坦诚,这一切就都能说得过去了。

    只要凌风子当初不是有意隐瞒,因为徐敬业曾经谋反,徐义的忌讳有足够的理由让人信服。

    大概也只有这样才能度过这场危机吧。

    徐义第二日出城了,带着徐清、徐风、徐云,前往细柳营,勘查筹建新军的营地。

    “你是说这小子去细柳营了?”

    “回大家,确实如此。”

    “他这是心中无愧,还是心大?”

    这时候,圣人在凌烟阁,正端详着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准确的说是端详着一个跟徐义相像的画像。

    确实,在广平公府的那一出,是圣人让高力士安排的。

    在东都,圣人第一次见徐义时,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等回长安了,在凌烟阁看到了李绩的画像······

    圣人着高力士遣人前往徐世绩的祖籍调查,再往洮河,已经证实了徐义就是高平北祖上房徐氏的后裔。

    两千军卒,圣人或许真不当回事,但是,让徐义单独筹建新军,怎么可能不彻底的调查徐义的跟脚来历?

    “力士,你说这小子真跟孙神仙有关系?”

    “大家,据洮河回复的奏报,徐义小时候被邻居相中,多次进终南山,具体做什么不确定。”

    “洮河奏报徐世平一族离开洮河的时间,跟徐义出现的时间接近。只是无法确定徐世平一族是否是进了终南山。”

    “大家,从徐义所展示的医道一途,老奴想不出当世还有何人有这般高超的医术,太医院无人敢比。”

    高力士很想说:徐义还救了长公主。但是这话他不能说,说了恐怕适得其反。

    “为何要隐瞒高平北祖上房徐氏的跟脚?有这样名门的出身,会有利于他在朝堂任官。这小子······”

    圣人是在问,也是在疑惑。对于徐义有意隐瞒开国郡公后裔的行为,很是不理解。

    “大家,因为徐敬业谋反一事,整个徐氏恐怕几近灭族了吧?徐小子一族背井离乡,最后家破人亡······”

    “大家,老奴听广平公所言,徐小子对徐思顺很是冷漠。老奴不好说徐小子是不是对英公一脉有记恨。”

    “对于徐家小子而言,就他目前取得的成就而言,高平北祖上房徐氏并不能成为他的依仗,反倒是他的枷锁。”

    “力士,朕就那么小心眼吗?反臣的后裔,如今在朝堂做官的几许?这小子······力士,不对呀,跟朕说起臣工,你何曾带过倾向?该不是我那族叔又许了你什么好处吧?”

    “陛下,老奴不敢。之所以倾向徐小子,那是老奴替陛下说出来而已。至于信安王,这时候应该在怪罪徐小子,瞒这么久,也幸亏信安王这般宠信他!”

    到底信安王李炜跟高力士怎样,唯有他俩知道了。

    不过,高力士的这话,确实捅到圣人得痒痒处了:“徐义跟王忠嗣都属于一世之才,他俩又不同。”

    “徐义受朕恩惠不多,虽然有长公主这层关系,朕还是要告诉这小子,在大盛,最大的依仗是朕,而不是其他什么世家大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