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墨桑 > 正文 第99章 各自立场
    沈明青在周家侧门外下了车,跟着等在侧门外的婆子,从后园子里,进了符婉娘的小院儿。

    “出什么事了?”符婉娘等在院门口,迎进沈明青,伸手替沈明青摘下黑纱帷帽。

    “呀!”看着帷帽下沈明青那张青白的脸,符婉娘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啦?”

    “进去再说吧。”沈明青声音低低。

    “我着急了。”符婉娘歉意了一句,让着沈明青进了上房,吩咐丫头拿汤水,让厨房做点心

    “你这是怎么了?”符婉娘端了碗养心汤递给沈明青,欠身坐到她旁边。

    “我一夜没睡。”沈明青垂眼抿着汤水。

    符婉娘蹙着眉头,心疼的看着她,等她说话。

    “昨天。”沈明青垂着眼喝了半碗汤水,“阿爹和太婆……先是太婆说,让我把那些没用的心思收收,说娘娘已经生气了,说……”

    沈明青喉咙哽住。

    “让你嫁给二爷?”符婉娘明了的问道。

    沈明青点头,“阿爹很生气,说我是不理父兄生死,置沈家于不顾,说我忘恩负义,说我不孝无情,说……”

    沈明青再次哽住。

    符婉娘低低叹了口气,伸手抚着沈明青的后背。

    “这一阵子,我家,诸事不顺,你也知道,阿爹撤了差使,明书挨了板子。

    阿爹总说是世子的黑手,都是大爷和世子的阴谋,做了圈套给他和明书,他和明书是被世子陷害,还说顺风速递那位李大当家,是世子的打手,是南梁的细作,从江宁城传回来的信儿,是假的,是顺风造假诬陷他和明书。”

    沈明青声音低低,却说的极快。

    符婉娘听的紧蹙着眉,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只低低叹了口气。

    那是她的父兄? 她听她说说也就够了。

    沈家这一阵子的事儿,她听太婆提点过几回? 明摆着? 那位世子手下留情的很呢。

    至于顺风那位大当家,她看到过几回? 很清爽的一个人,她不知道江宁城有什么事儿? 不过? 要造假造到大爷和世子爷都信了,这本事,那位大当家的只怕还没有。

    “阿爹那样的脾气,他自己想着怎么样? 就是怎么样儿。

    前儿也不知道听到了什么? 回来就让太婆立刻进宫去见娘娘,太婆回来就教训我,逼着我……”

    沈明青抬手捂在脸上,“让我去找娘娘,跟娘娘说我要嫁给二爷? 说我要是再不听话,她就死在我面前? 说是我逼死了她。

    阿爹骂我,骂得……”沈明青喉咙哽住? 说不下去了。

    “那是父母,别多想。你阿爹说话说重了? 是因为他这一阵子脾气不好? 你刚才也说过。”符婉娘柔声宽慰。

    “嗯? 不是因为这个,不是……”沈明青闭了闭眼,神情怆然,“太婆常常说明书:你要多替自己着想,太婆也常常这么和阿爹说,你要多替自己着想。

    这样的话,太婆从来没跟我说过,一次都没有,太婆跟我,总是说:你要多替你阿爹着想,多替你弟弟着想,你心里要有沈家。

    为什么……”

    “别再多想这些没用的,多想了,除了烦恼,还能有什么用?

    还得看着眼下,你的亲事,得有个决断了。

    你太婆让你进宫请见娘娘,说你想嫁,是不是娘娘有什么话,比如要你想嫁才行之类?因为这样,他们才回来逼你的?”符婉娘低低道。

    “嗯。”沈明青低低嗯了一声。

    “唉。”符婉娘扶着沈明青的后背,低低叹着气,“前一阵子,听说你阿爹撤差,还有你弟弟的事儿,我就想着,你的事儿,只怕不能再拖了,那你现在?”

    “阿爹觉得,我嫁给二爷,才是对沈家最好。”沈明青深吸了口气,稳了稳情绪,“我不是他说的那样,心里只有自己,置父母兄弟,置沈家于不顾。

    眼下,朝中的情形,都是明摆着的,皇上身子越来越不好,可越来越吃重的,不是二爷,是大爷。

    有时候,皇上身子撑不住,廷议都是挪到明安宫的,听说,挪到明安宫的时候,二爷多半不跟过去。

    唉,二爷跟过去更不合宜。

    这样的情形,二爷毫不在意。

    明书挨打隔天,二爷到我们家来看明书,我刚好也在,就躲在隔壁茶水间。

    明书就说到如今大爷的手越伸越长,这样的话,说这样的话,是明书的不对。

    二爷听了这话,先是笑,接着就是极耐心的和明书说,他一向厌恶政事,要是没有大爷,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办,说要是没有大爷,顾家的江山基业交到他手里,肯定就毁在他手里了。

    说他承大位,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好在有大爷。

    二爷这样的脾气,好是极好,可这样的好脾气,他又是个真没心眼的,我嫁给他,能怎么样?怂恿着他和大爷争抢吗?凭什么争抢?代他监国吗?我有那本事?”

    “唉。”符婉娘听的叹气。

    这样的二爷,她太婆和翁翁不知道忧虑过多少回,连他们都说不好,这样的二爷,是好事,还是坏事儿。

    “别说我,就连娘娘,也觉得二爷靠不住,要不然,娘娘也不会跟我想的一样,觉得我跟,”沈明青含糊了世子两个字,“更好,至少不让沈家和世子,和大爷越走越远。

    沈家和世子,和大爷闹到不可收拾,娘娘岂不是也要危机重重?就是二爷,也不好。

    可这样的话,我跟太婆说了,太婆骂我混账,阿爹更不用说了,明书一心一意要把二爷抓在手里,还有小姑母,一心一意要把睿亲王这个亲王爵位拿到自己手里。

    这都是作死!”沈明青紧握拳头抵着额头。

    “前儿,我在太婆身边侍候,翁翁和太婆说话。”符婉娘压着声音,“说到我们家庄子什么的,怎么安排,翁翁说,齐梁之间,只怕这一两年就要打起来了,说是这一仗要是打起来,那就是大打,不是齐亡,就是梁灭。

    一旦打起来,世子必定要统领诸军的,你小姑母……”

    后面的话,符婉娘没好说下去。

    这样生死存亡之战,朝中诸臣,必定都是站在大爷和世子爷身后,努力争一个灭掉南梁,一统天下。

    明青那位小姑母,那位睿亲王妃,要是再敢有什么动作,就像明青说的,就真是作死了。

    “不是只怕,是必定。”沈明青脸色更不好看了,“我跟阿爹说,跟太婆说,太婆骂我,阿爹也骂我,说我混帐。

    阿爹和明书那意思,齐梁相拒已近百年,哪还会再打起来。

    真要打起来,阿爹和明书就觉得,世子爷领兵在外,大爷就失了手脚,这建乐城,就全是他们的机会。”

    符婉娘唉了一声,干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你,有什么打算?你家里都逼成这样儿了,你这事,拖不得了。”符婉娘再次问道。

    “我嫁给二爷,沈氏一族也许能昌盛,可阿爹和明书,只怕就真是离死不远了,他们自己就能把自己作死。

    我明天去跟娘娘说,我不想嫁给二爷。

    我不是为了自己,至少,不全是为了自己!”沈明青沉默良久,低低道。

    “也好,这些年,你日夜纠结悬心,不管怎么样,说明了,有个说法,有个了断,至少不用再悬心纠结了。”符婉娘连叹了几口气。

    也只能这样了,这样的事情,能有什么办法呢?

    ……………………

    黑马举着只鞋底足有两三寸高的薄靴,举到李桑柔面前,“老大你瞧瞧,这鞋底,还真跟高跷差不多,我见他好多回,他走路可稳当的很,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这些贵人真是,这得多难受?”

    “这算你输了?”李桑柔看了眼,随口问道。

    “拿来我瞧瞧!”见李桑柔不看了,金毛一把夺过去,翻过来翻过去的看过,脱了鞋子往脚上套,“瞧这大小,跟我脚差不多,我试试。”

    “这么高的鞋底,当然是我输了!”黑马浑不在意。

    不就是十个青蛙跳么,几下就跳完了,多简单,别说十个,就是一百个,那都是小意思。

    当初十一爷拿这个跟他打赌的时候,他就觉得十一爷有点儿傻。

    唉,这些贵人吧,都有点儿傻头憨脑。

    金毛蹬上高底靴,踩着站起来,哦哟了一声,“还真跟踩高跷一样!让让,都让让,让我走两步!”

    金毛一脚高一脚低的往前走了两步,用踩着高底鞋的单脚站住,低头看看仰头看着他的窜条,再转头看了一圈儿,叉着腰哈哈笑起来,“唉哟喂,怪不得要穿这么高的底儿,这可真是高瞻远瞩!站高望远!怪不得……唉哟!”

    金毛还没感慨完,脚下一晃,往前扑进了菜地里。

    黑马拍着腿,哈哈大笑,窜条扑上去拽起金毛,把金毛上身拽起来,就按着他脱靴子,“让我也试试!我也要高瞻远瞩!”

    “你跳的时候,得让十一,还有七公子在旁边看着,免得你说你跳过了,他们不承认。”李桑柔一边往外走,一边笑着交待了句。

    刚走了没几步,潘定邦的小厮听喜后面跟着个小厮,穿过院子过来。

    “大当家的,马爷,这是在我们舅爷身边侍候的小厮莲果。

    我们舅爷差他过来,要跟马爷说几句话。

    我们七爷说了,这话最好当着大当家的面说,说大当家的是实诚人,说一句算一句,马爷可不一定。”听喜一连串的话儿说的清脆无比。

    黑马听的瞪起了眼,这什么话?他堂堂马爷,那也是说一句算一句!吐个唾沫砸个坑的!

    “什么事儿?”李桑柔忍着笑,看着莲果问道。

    “我们十一爷说,打赌那会儿,他想少了。”

    莲果忙上前回话,“我们十一爷说,他在东华门口趴地上跳,那是丢脸的事儿。

    可要是马爷在东华门外跳上几跳,东华门里进进出出的人,又不认识马爷是谁,要是马爷再穿件破烂衣服,就是跳上三十跳二十跳,只怕也没人看一眼。

    我们十一爷说,这就不公道了。”

    莲果一番话说的黑马眼睛都瞪大了。

    什么叫东华门进进出出的人不认识他?如意认识他!听喜认识他!工部的门房认识他!好多人都认识他黑马!

    “那你们十一爷是什么意思?”李桑柔笑问道。

    “我们十一爷的意思……”

    “是我们七爷出的主意!”听喜凑上来插了句。

    “是我们十一爷和我们姑爷的意思,我们十一爷说,马爷得在两天后状元楼的文会上跳,那才能算数。”莲果接话笑道。

    李桑柔看向黑马。

    “状元楼那文会,我听人说过,那是什么太学什么的文会,人多得很,说是至少是个举人,才能进得了门呢,咱也去?”黑马看着李桑柔,一脸惊喜。

    “本来没打算去,不过,你既然要还赌债,只能去一趟了。”李桑柔笑道。

    “那跟你们十一爷说,成!”黑马立刻爽快答应。

    在哪儿跳他都无所谓,青蛙跳他跳得又快又好,十个八个青蛙跳,那可难不住他!

    李桑柔看着黑马送走听喜和莲果,想了想,吩咐金毛去找一趟如意,问一问宁和公主,要不要去两天后的状元楼文会看看热闹。

    ……………………

    沈明青在周家和符婉娘说着话儿,吃了午饭才回到永平侯府。

    隔天午后,沈明青坐车出来,往宫中请见沈贤妃。

    沈贤妃看起来有几分疲惫。

    “娘娘看起来不怎么好。”沈明青仔细打量着沈贤妃,关切道。

    “夜里多起了两回,有点儿乏,你坐过来,咱们在这儿说话。”沈贤妃微笑着示意沈明青。

    沈明青坐到沈贤妃旁边,从榻几上拿起美人捶,笑道:“我给娘娘捶捶腿吧,活络活络,能舒服不少。”

    “好。”沈贤妃挪了挪,将腿伸平,“我瞧你气色也不怎么好,你家里还好吧?”

    “嗯。”沈明青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沈贤妃沉默片刻,叹了口气,“你阿爹撤了差使,明书又挨了板子,你阿爹那个人,最是耐不住。

    前儿你太婆过来,我瞧她气色也不怎么好。”

    “阿爹还好,早就说要好好读几本书,如今总算得空儿了。”沈明青苦笑道。

    “他要是真能读得进去,那就好了。”沈贤妃烦恼的叹了口气,“他这撤差,为什么撤差,你太婆跟你说过没有?”

    “嗯。”沈明青垂眼点头。

    “多大的事儿呢。明书挨板子那天,二哥儿去看他,回来跟我说闲话,我听二哥儿那意思,明书委屈的很呢。

    你阿爹怎么说?也觉得委屈?”沈贤妃皱眉问道。

    “我没敢问过阿爹这事儿。太婆也不是专门说给我听的,是阿爹跟太婆说时,我在后头听到的。”沈明青回避了这个问题。

    “你阿爹撤差,这才几天?你阿娘来过两趟,你太婆来过一趟,你小姑母也来过两趟了。唉。”沈贤妃抬手按在太阳穴上,烦恼的叹着气。

    沈明青垂着眼,没说话。

    这话她没法接。

    “前儿你太婆来,再前一天,你小姑母过来,说了半天,都是一件事儿,就是二哥儿的亲事。

    你太婆后头都明说了,说你跟二哥儿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自小儿的情义,说我姓沈,再怎么,也得替沈家着想着想。”沈贤妃说到最后,烦恼中带着几分厌烦。

    “娘娘的意思呢?这事儿,我只听娘娘安排。”沈明青抬头看向沈贤妃。

    “这些年,我一直拿你当女儿看,这是咱们娘儿俩的缘分。

    你也是个明白人,咱们娘儿俩,也能说说话儿。

    二哥儿那样得禀性,必定是要大爷监国的,二哥儿真要亲自统理政务,那是灭顶之灾,这一条,二哥儿自己也明白得很。

    唉,这孩子,好在自知。

    当初,还没有北洞县刺杀劫杀那事儿时,那时候,你二叔还活着,我和你二叔说过这事儿。

    你二叔的意思,跟我一样,大爷和世子,只能交好,你二叔的意思,也是想让你嫁进睿亲王府,那时候,你二叔很着急,怕你小姑母再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儿来,可文家那功法……

    唉!”沈贤妃一声长叹,“后头就真出事儿了,平白搭上了你二叔一条命。

    现在,咱们只能试试了。

    我跟皇上说说,让皇上跟大爷商量商量,看看世子的意思,要是大爷和世子能点这个头,那是最好不过,要是不能,”

    沈贤妃的话顿住,片刻,才接着道:“就只能委屈你,你这亲事,就全听大爷安排,他说怎么样,你就怎么样,你看行不行?”

    “好。”沈明青连连点头。

    能有这一回尝试,她已经极其感激已及满足了,至于成与不成,她不敢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