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鹰扬三国 > 正文 卷七 江山如画 第六章 尔虞我诈
    “呜————”悠长的渤海军号角响彻天际。

    “吼!吼!吼!”数千渤海军将士突然迸发出雷霆般的连声怒吼。

    刚刚经历了一场败绩,再见得如此声势,公孙瓒军数万兵马无不面上变色,严阵以待。

    渤海军三声吼罢,却是群响毕绝。却见南鹰施施然来到车阵前的一具扩声筒前。这扩声筒以薄铁皮卷制,形似圆锥,却也并无什么高超工艺,其实就是个山寨版的铁皮喇叭。只不过为了传音效果,其形巨大、其管超长罢了。

    南鹰将嘴凑上倒喇叭口,如闷雷般的隆隆之音立即传遍了战场:“伯圭兄,既然对面相逢,何不出来一见?”

    渤海军将士见怪不怪倒也罢了。而公孙瓒军身处数百步外,居然也将南鹰之声听得清清楚楚,再联想到昔日鹰扬中郎将种种传奇故事,不由一起心头骇然。

    “哈哈哈!”南鹰见公孙瓒不答,不由纵声长笑,有如一连串惊雷划破长空,震得数万公孙瓒军将士悚然失色:“公孙瓒,你这个藏头缩尾的小人!我南鹰身为大汉皇叔、汉大将军,今日你以下犯上,是为不忠!而本将昔日有恩于你,你却引兵来攻,是为不义!如此不忠不义的反臣贼子,怎敢窃居一州之地?还不速速自缚来降!”

    他见公孙瓒依然不答,更是火上浇油道:“知你哑口无言不敢作答!也罢!本将向来不是嗜杀之人,只要你引兵归降,本将只贬你一人官爵,放你一条生路!其余人等,概不追究,仍履旧职……”

    “对了!幽州牧刘虞如今安在?还不将他释放!”南鹰突然厉声道:“本将奉劝对面的刘虞旧部,不要继续为虎作伥,否则身败名裂,有何面目去见旧主和父母妻儿?”

    南鹰言之凿凿,句句攻心,听得数万公孙瓒军将士军心浮动,士气大跌。

    公孙瓒中军,数十名将领噤若寒蝉的悄然将目光落在公孙瓒身上,却见他面无表情,一双锐利的鹰目却是更显阴鸷。

    面对南鹰的连珠价声讨,公孙瓒心中实则已经怒发如狂,却也是无可奈何。他既无渤海军的扩音本事,又不敢前往阵前轻身犯险,听着南鹰声声叫骂,一时之间竟是徒之奈何。

    只见他一双眸子渐趋阴冷,右手也缓缓抬起,眼看着便要挥师进攻,身侧突见一员小将咳嗽一声道:“将军容禀,开战以来,一直未见南鹰主动开口骂阵,如今战事正值紧要之时,他却急不可待的跳了出来……恐其中有诈,未可轻动啊!”

    公孙瓒闻言一怔,抬起的手也轻轻收了回来,只因开口之人不是旁人,正是他的亲子公孙续,武艺不算出众,却是自幼机敏,心思深沉。

    “少将军言之有理!渤海军确有引诱我军主动出击之嫌!”又有一员面容刚毅的将军点头道:“末将观敌方车阵甚为坚固,仅靠步骑混合冲击难收成效,必须以车对车,方可能一举破阵!”

    他策马上前两步,压低声音道:“末将的三百架战车即将赶到,不如将军引那南鹰阵前单独答话,一来当面驳斥其谬论,挽回军心士气,二来也好为末将布置攻势来争取一些时间!”

    “好!此言甚善!”公孙瓒听得目光一亮,赞道:“国让的战车指挥之能,闻名北方,便依你计而行……一切都仰仗国让了!”

    那将微微一笑,拱手道:“田豫必不令将军失望!”

    “将军!”一名渤海军军官奔来:“敌阵谴使阵前致书,说是公孙瓒请您亲往阵前,两军主将单独叙话!”

    “嘿嘿!这老小子终于上钩了吧?”南鹰以望远镜注视着敌军中军大阵缓缓压上前来,一员大将越众而出,径奔两军阵前驰来,正是公孙瓒!

    他随手将望远镜丢给身边张梦依:“仔细盯着,且看本将前去好好羞辱那老小子一番!”

    他策马行出,突然又勒马回头,向着张梦依和蔡琰深深看了一眼:“本将等你们的信号!”

    蔡琰娇躯一颤,垂首道:“属下定当不负所托……大将军以身犯险,万望一切小心!”

    “碧血丹心,虽千军万马吾往矣!”长笑声中,南鹰纵骑从车阵缺口疾驰而出。蹄声笃笃,披风飘扬,尽显壮怀激烈。

    蔡琰怔怔的瞧着那一往无前的雄伟身影,终于低头叹息道:“张将军!你为何不劝住大将军……”

    突然间,她惊觉仿佛有一滴泪水洒在身侧尘埃处,不由倏的转头:“张将军,你,你……”

    却见张梦依双眸一片迷茫凄婉,痴痴轻语道:“千山万水,任荆棘遍地亦随之……”

    “大将军,一别经年,风采依旧啊!”公孙瓒注视着南鹰在距离十余步外方才勒马止步,不由心中暗凛,面上却是从容自若,口中更是风清云淡。

    “伯圭兄问候人的本事退步了!本将岂止风采依旧?是更胜昔日才对!嫉妒吗?”南鹰讶然瞧向公孙瓒道:“而伯圭兄却仿佛又苍老了很多……千万保重啊!否则你今后还怎么跟本将斗?”

    “大将军言重了!”公孙瓒被堵得险些一口气噎在嗓子眼,强笑道:“您身为朝庭大将军,正是末将的上官,怎敢说得上与您相斗?”

    “你没瞎吧?你我两军都打成这样了!还不算是斗?”南鹰愕然道:“原来伯圭兄仍然承认本将的身份,看来是打算阵前归附了……伯圭兄深明大义,更兼胸怀宽广,本将佩服啊佩服!”

    “末将邀大将军阵前叙话,正是为此而来……”公孙瓒怒气上涌,却见南鹰连连出言相激,心中警惕更甚,他生生咽下一口恶气道:“末将身为前将军并督幽、并、青、冀四州事,在属地之内操动兵马仍属履职,却为何遭到大将军的突然袭击?”

    他冷冷一笑:“大将军不仅擅调兵马越境,更攻击朝庭兵马,如此肆意妄为,实属目无君上,目无法纪,难道大将军有意篡立?”

    “你似乎搞错了一件事!需要本将来提醒你吗?”南鹰重重哼了一声,双目一翻道:“本将身为大汉辅政皇叔、汉大将军,且身怀先帝御令,凡大汉疆土皆在本将督管权限之内,天下间何处不可去?且本将攻讨叛军,亦是份内之事……你少给本将泼脏水,你也没这个资格!”

    “你竟然说我的军队是叛军?”公孙瓒终于忍无可忍,怒喝道:“南鹰!你不要太过嚣张狂妄,有本事拿出实证来,又或者你我现在就拼个生死胜负,休要辱人太甚!”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吗?何必浪费本将的时间呢?”南鹰耸肩道:“你我都是明白人,说话要直接,做事要坦荡!”

    公孙瓒面上怒容瞬间敛去,冷笑道:“大将军,似乎是您开口邀请末将阵前叙话的!”

    “好啊!本将请你来,只问一句话!”南鹰哈哈一笑,不无讽刺道:“你公孙瓒也不是一个愚夫,已经和袁绍打了个热火朝天,这仇结得不算浅啊!却为何今日又掉转矛头来对付本将?你就那么相信袁绍?”

    “大将军说的是!我怎么会相信那个卑鄙小人呢?”今次轮到公孙瓒微笑起来:“可是,我也不敢相信您啊!您如今的实力可说是雄居天下之首,我又怎么知道您不会在收拾了袁绍之后,顺手就把我也给灭了呢?”

    “更何况!”他森然道:“末将现在回头想想,当初和袁本初打得两败俱伤,也未尝没有您在背后推波助澜……这么细细一思,末将心里发寒啊!”

    “说得好象挺有道理!”南鹰歪着头,斜睨着公孙瓒道:“那么你来说一个章程,本将应该如何做才能得到你的信任和支持呢?”

    “大将军,您要是早有这个说法,末将怎敢去触犯您的虎威?”公孙瓒听得南鹰口气之中颇有商量之意,不由精神大振:“只要您代拟一道天子诏书,罢黜刘虞之职,并许末将永镇幽州,那么末将现在便兵发冀州,为您扫平袁绍那个叛贼……末将只是为了自保啊!”

    “这倒并非不能商量,毕竟你已成幽州实际之主!”南鹰一脸沉思之色:“可是,刘虞又该如何安置,本将怕他咽不下这口气……他在所有宗亲势力之中,影响力仅次于本将,这一点你应该知道!如果本将强行罢免他,只怕会人心尽失,刘焉、刘表、刘备之流第一个就会讨伐本将!这代价,似乎也太大了!”

    “这一点大将军尽可放心,末将会逼着刘虞自己立下罪己文书,包管让天下诸侯无话可说!”公孙瓒毫不犹豫的接上话头,嘴边露出一丝狞笑:“再不然,末将可以让他悄然病逝,永远闭口!”

    “胡说!你这不是让本将更加背上骂名吗?”南鹰皱眉道:“他必须活着!而且要在本将掌握之中……你先说说,准备如何帮助本将夹攻袁绍?”

    “此事更易!”公孙瓒仰天长笑道:“袁绍军主力已经集结在清河一线,只要你我联手……”

    两人你来我往,争论不休,倏尔面红耳赤,倏尔相对大笑,看得两军数万将士尽皆呆滞。

    公孙瓒正自口沫横飞,说得兴高采烈之间,突然听得身后本阵之中,有一记轻锣敲响,他又若无其事的再说得几句,这才道:“大将军,末将提出的这些方略,可说得上是万无一失了吧?只要您依计而行,袁绍一举可灭……末将这也说得口干舌燥了,您更需斟酌定夺,不如半个时辰之后再行议定,可否?”

    “可!本将也正须回去与几位下属商讨一番!”南鹰点头道:“就半个时辰之后吧,你只须令本将满意,一切都可商量!”

    “多谢大将军体谅!”公孙瓒满面春风的拱了拱手,拨马便走。

    南鹰冷冷的注视着他的背影,目光锐利如刀……突然间,身后一道反光射在公孙瓒的背后护心镜上,折射出眩目白光。

    “哼!”南鹰一怔,嘴边牵出一丝厉笑,亦是拨马回身便走。

    蹄声止处,公孙瓒收缰勒马,一双鹰目望向田豫。

    “末将幸不辱命!”田豫从容施礼,手指中军后方:“三百架战车已在中军后列阵,为了不显踪迹,末将命令他们战马解辕、人推轮转,绝对没有扬起一点尘头……只待将军一声令下,必成破敌奇兵!”

    “末将亦有军情汇报!”公孙续亦不失时机奏报道:“末将刚刚得到骑兵回报,他们不断挤压马超西凉骑兵,已经逼使敌骑远离战场三十里外,绝无可能短时回军袭击我军!”

    “好!”公孙瓒迸发出一长串狂笑:“还是国让与吾儿深知我心……若非欲令那南鹰轻敌麻痹,本将岂会费时与他虚与委蛇?”

    “众将听令,一刻钟后!”他阴鸷的双目寒芒闪动:“我军即行全力攻击!务必生擒南鹰……什么?”

    未等幽州众将轰然应诺,却听渤海军特有的扩音喇叭再次将南鹰的隆隆之音传了过来。

    “公孙瓒……本将已经下定决心,一刻钟后便可答复于你……你若听到,可扬旗回应!”

    “太好了!这真是上天注定的自取灭亡!”公孙瓒古拙的瘦长面容上掩不住那一抹狂喜之色:“来人,扬旗回应!”

    南鹰纵马驰入车阵缺口,却见蔡琰一脸狂喜的冲上,一把牵住南鹰马缰,叫道:“大将军,援军已至……末将特来交令!”

    “拜见神使!”百余条黑衣黑甲的魁梧身形推金山、倒玉柱一般伏下身去:“属下特来听令!”

    “兄弟们……本将其实无权再要求你们做什么!”南鹰眼望着这些自云雾山起便不计生死追随他的忠诚部下,心中热血上涌,眼中蒙起了一层水雾,甚至连声音都有些哽咽:“你们无条件跟了本将这些年,本将从没有给予你们什么,今日却唤你们前来赴死……本将愧对你们!”

    “神使……不,将军!您此言差矣!”为首的神使深深埋下头颅,再抬头时额间已经沾满泥土,他慨然道:“您已经赋予了我们一次新生,更打破神谕令我们留下了子嗣,我们此生并无所憾……这里的每一个兄弟都愿意为您含笑赴死!”

    他弹起身来,回身喝道:“兄弟们,你们说是也不是?”

    “不错!”所有的神使守护者一起缓缓起身:“神使所指,死而无憾!”

    “可惜管老大不在!”更有人狂笑道:“我等一百零八兄弟今日却是比他更胜一筹!”

    百余位神使的豪情壮志显然深深渲染了渤海军将士,远近不断有将士向着南鹰单膝跪倒,口中虽无豪言壮语,然而那一双双扬起的剑眉、一张张紧抿的双唇,无不彰显了绝死决胜之心!

    “好!”南鹰雄躯轻颤,却是终于压下了所有的复杂情绪:“杀敌路上,生死相依,自有本将一路相随!若是本将亦战死当场,再于九泉之下答谢众位兄弟!”

    “公孙瓒!”他猛然间向着扩音筒大声喝道:“本将已经下定决心,一刻钟后便可答复于你……你若听到,可扬旗回应!”

    “太好了!这真是上天注定的自取灭亡!”他凝望着远处那一面冉冉升起的大旗,嘴边露出一丝邪笑。

    “典韦听令,一千黑鹰卫首发,冲击敌阵!一百零八神使跟随本将,执行斩首!其余部队,放弃防御,配合攻击……所有部队,不要分散,只打敌军主阵一部!”

    “远程部队的小子们,你们都看清了那面军旗吧?标定距离!”他再次凑上扩音筒,以嚣张至极的口气狂叫道:“都瞄准公孙瓒那老小子中军的位置,给本将狠狠轰他娘的!”

    “喀啦啦!”霹雳般的轰响大作,自开战以来始终保持沉默的投石机部队在加装了加长抛索后,终于开始发威,将漫天花雨般的碎石和一颗颗石球直接砸向五百米外的公孙瓒中军大阵。

    与此同时,渤海军车阵门户大开,一千彪悍善战的黑鹰卫骑兵旋风般杀出,一支支渤海军部队亦狂涌而出,径取公孙瓒中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