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 正文 410 期待
    对此,孙传庭显然想不通,便直接问出口道:“国公,那什么蒸汽机的事情,真得比剿贼还要重要?”

    在他看来,李自成和张献忠是崇祯年间最大的流贼了,如今已经被逼到了大明西南一带,眼看着继续努力一下,再有个一年半载,说不定就能彻底剿灭流贼了。

    可是,这个时候,新国公却要放下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是要回去搞什么蒸汽机,他正是真得有点想不通!

    张明伟听了,先是微微一笑,然后挥手,让大堂内其他人都退下,当然了,坤兴公主是个例外,不管是任何事情,她都可以在场的。

    等这大堂内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之后,张明伟才认真地对孙传庭说道:“这么说吧,蒸汽机的这个东西,是会改变这个时代的。到时候,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方式,都会和以前有非常大的不同。比如,日行千里只是小意思,一天之内,万里之遥都不是问题。你能想象么?”

    “……”孙传庭听得直接就傻眼了!

    日行千里只是小意思,一天之内,万里之遥都不是问题?这是真得超出了他的想象了!

    如今这个时候,速度最快的就是骑马。八百里加急的情况下,换马不换人的话,一日夜的功夫,也就五百里左右。

    这也就是说,在孙传庭的认知里,一天一夜最快的速度,也就五百里左右了。所谓的日行千里,那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而已。

    可是,如今兴国公竟然对他说,那个所谓的蒸汽机,竟然会让日行千里成为小意思,一天之内,万里之遥都不会是问题!

    说真的,这话要不是兴国公说出来的,孙传庭能直接上前打脸,打醒了再说!

    看到他这个样子,朱媺娖心中也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就是把她掌握的这个秘密,也拿出来继续让孙传庭震惊。因为看着别人,特别还是有能耐的人震惊,真得非常有快感!

    于是,她便接着说道:“先生所言没错,孙总督不要奇怪,以后,还能在天上飞的,一天万里真得不奇怪!等到那一天,我和先生回京的话,今天启程,今天就能到京师!”

    “……”孙传庭的眼神有点迷茫,闻声看着朱媺娖,继续呆滞中。

    人在天山飞,这是自古以来人类的梦想!当然,最终,能飞的就只能是仙人而已!

    可坤兴公主竟然都这么说了,这又怎么可能?

    这时候,说真的,孙传庭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不会是国公和公主在戏弄他吧?

    因为他真得是无法想象,国公和公主所说得这些,会可能是真的?

    张明伟其实也很喜欢看像孙传庭这样的名人,这幅震惊的样子。毕竟越是名人,要让他震惊就越难不是!

    不过,凡事适可而止,张明伟看看差不多了,便微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们刚才说得这些,在短期内是没法实现的。不过日夜兼程的话,一天两千里是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的。”

    蒸汽火车,最大时速是一小时一百一十公里左右,二十四小时的话,就是四千八百八十里左右。当然,这是后世成熟的蒸汽火车了。

    张明伟是明末专业户,攀科技是肯定的。又得益于一些读者的较真,他查得资料也相当详实,因此他知道成熟的蒸汽机结构是怎么样的。

    调集大明的能工巧匠,不计成本,手工打造一台出来,该是没多少问题的。就算因为各种因素,打个对折好了,应该是没有问题,就报出了一天两千里。反正火车沿着轨道开,确实可以日夜兼程的。

    不过他的这话,孙传庭一开始听着,以为说没法实现,便觉得可以松口气了,毕竟之前听到的,真得超出想象了。

    可结果听到最后,却听兴国公说一天两千里,还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顿时,他便又有点傻眼了。

    朱媺娖见了,又是掩口而笑。

    张明伟听到,回头瞪了她一眼,意思是说,你这样过份了啊!

    朱媺娖看到,扭过头去,没有发出声音,不过肩膀却是在动的。很显然,还是在笑。

    张明伟不管她了,转回头,看着孙传庭,决定跳过这个事情,对孙传庭说道:“总之,你只需要知道我回京的这个事情,是最为重要的。至于剿贼,不是还有你么?”

    孙传庭回过神来,假装没有看到坤兴公主,只是回视兴国公道:“既然国公已有决断,那下官就不多说什么了!剿贼之事,国公放心便是,下官一定尽力而为!”

    相对那个什么蒸汽机,孙传庭觉得,还是剿贼容易多了,至少不会超出想象之外。

    谁知,张明伟听到他这话之后,忽然严肃地对他说道:“对于张献忠和李自成残余,都是顽冥不灵之辈,就不要再招安了。不过你要注意,别一口气把他们都打死了……”

    孙传庭听得有点意外,剿贼么,不就是要尽快剿灭才好!

    此时,听到兴国公有另外的说法,他便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然后,他听着听着,就又有点傻眼了。因为兴国公所说得这个事情,又一次超出了他的想象。

    对于兴国公所说得的,驱赶这些流贼去祸害土司,推动朝廷在大明西南全部实现改土归流,这个他其实是能理解的。

    但是,兴国公竟然还说,如果有可能,还要把这些流贼逼入洞吾、安南等地,然后朝廷大军跟进,把那些地方也直接纳入朝廷管辖,这胃口,就实在太大了,超过了他的想象!

    这么想着,孙传庭便微皱着眉头说道:“国公,这些蛮夷之地皆是穷山恶水……”

    一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攀枝花这个地方,原本不也是以为穷山恶水之地么?可是,如今已经证明,这里可是有非常大的铁矿,是个宝地来的。

    于是,他顿了顿之后,便改口说道:“就算有什么铁矿之类,但是,这些地方实在太远了,朝廷想要直接管辖,真有点鞭长莫及的!耗费庞大的军力、钱粮去占据这里,值得么?”

    事实上,大明强大之时,洞吾、安南皆是大明名义上的领土,不过是宣慰司这种。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实在太远,朝廷不方便直接管辖。

    张明伟一听便笑了,笑得孙传庭有点莫名其妙时,才开口说道:“别忘记了我要回京做什么事情?等那个时候,交通工具的改进,你想想,可以日行两千里的,那么,安南和洞吾还算远么?”

    “……”孙传庭一听,顿时哑口无言。

    事实上,从秦皇汉武那个时代开始,帝国疆域便基本上已经固定,不是说其他地方强大,帝国军队打不下来,而是实在太远,超出了朝廷能管辖的范围,鞭长莫及了。

    几千年来,交通工具一直没有突破性的变更,这帝国疆域自然也就没有多大变化了。

    如果兴国公所说这事真能实现的话,那朝廷对于边陲之地的控制力,便能得到很大的延长,安南和洞吾等地,还真不再是太远了!

    这么一想,孙传庭是第一次觉得,要是兴国公所说得那个蒸汽机能搞出来的话,真得比眼下的剿贼要重要多了。

    想到这里,孙传庭忽然郑重起来,当即对兴国公恳切地说道:“那蒸汽机的事情,就全拜托国公,其他事情,国公不用操心,下官定然不负国公所托!”

    边上的朱媺娖见他如此,反而不笑了,也是严肃起来,同样认真地对孙传庭道:“你放心,这事儿就先生来做,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张明伟听了,并没有谦虚,而是点点头,让孙传庭的情绪一下高涨起来。

    在又商量了一些剿贼细节上的事情,比如对于云南黔国公的安排等等,孙传庭便起身告辞。

    临别之时,他都已经转身走了几步,到了门口那了,忽然停下,又转回身,郑重地向兴国公和坤兴公主作揖,表情严肃,再次诚恳地说道:“蒸汽机之事,下官就静候佳音了!”

    能看出来,孙传庭从一开始的难以想象,到现在已经是迫切想要见识蒸汽机了。

    对此,张明伟也严肃了起来,认真地点点头说道:“你放心,蒸汽机肯定没问题的,等着听好消息便是!”

    ………………

    五天之后,张明伟和朱媺娖就启程离开蜀地回京。不过他不是过蜀道走秦地这条路,而是坐船从长江出发,顺流而下,要到江西,先去视察下太子管着的玻璃厂,然后沿着京行大运河北上京师。

    张明伟身边,当然也是有护卫的。不说打头阵的,光是随行官船就有十艘,张罗辅领着五百京营精锐随行,刘金领着一百锦衣卫贴身护卫。

    与此同时,李定国、刘文秀和李过、高一功他们,则要过蜀道,先去九边重镇,休整之后,骑军出关,扫荡草原,剪除建虏的蒙古鞑子帮凶,然后再去辽东报到。

    从时间上来算,如果顺利的话,等他们到山海关那边时,张明伟和坤兴公主也差不多到京师了。